【猎奇向】如初(8)

*突然发现几千年没有更这个了 其实贴吧已经完结,但还是在这里放完好了

  道人也不知去哪儿了,总之一直见不着面,而一行人到这儿来也有些时日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么也没什么理由再逗留下去。司马懿的腿伤还没好透,几个随从扶着他上车,她走在后头抱着行李,冷眼看着这种颇有喜感的画面。

  “夫人上车吧。”驭马的小厮喊她,她加快了步伐跟上来,心里并不是很想在这种时候和司马懿同乘,但是也没有别的选择的余地了。马车行驶起来,路有些不好走,颠簸得厉害。

  空气安静得像停止了流动。

  来的时候很着急,马车是超...

【猎奇向】如初(7)

  彻夜未眠的颠簸,直到到达目的地,天已经微微泛白。


  那道人和上次她见到他时一样,穿着一身能和雪的颜色融为一体的白衣,难为他每日起得这么早,看见她时还心情颇好的打了声招呼,随后看见她身后的人,一句多余的话也没问,只是摆了摆手,示意随他来,便朝屋内走去。


  道人的个性却不似其他修道之人,爱说笑,爱饮酒,一个人在这样的深山中修道,却不见半本经书。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之后的动作倒是不紧不慢,张春华有些着急,道:“求大师救妾夫君……”


  她话音还未落,道人挽好长袖,对着随从的几个人道:“此处没你们...

【猎奇向】如初(6)

  天气还是那么冷,天空飘着微雪,她顾不得别的,否认不了自己多么害怕,怕他由于伤势过重死去。


  她也不知道该带他去哪儿,已经很晚了,她最终闯进一间还点着灯的医馆。深夜,孤女,抱着一匹狼,浑身是血,怎么想都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她吼了一句:“大夫呢?!”


  大夫战战兢兢地从里头出来,颤抖着回答:“夫……夫人,鄙人这……这只懂得医人啊,您别处找高人去?”


  她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是不是傻,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她觉得很累,走出医馆时思虑再三,借下身上的披风裹住他,继续向外跑。她有些不合时宜地后悔为什么...

【猎奇向】如初(5)

  自从那日清晨他被她踹下床后,她愤怒地下了最后通牒,再不许到她床上不然乱棍打死!


  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好死不死狼君居然下颔顶在她胸上……她气急败坏地用枕头砸他:“司马仲达你这是欠揍了吗?!”


  他……他都是这个形态了还吃她豆腐吗!


  狼君闪开,轻盈地跃下床,眸子上挑一脸不屑地瞥她一眼就向外走去。张春华很抓狂,却又无可奈何。一头埋进温热的被窝,把大脑放空一会儿,之后再重新开始考虑一些事情。


  比如,他会不会变不回来了?


  变回那个她无论...

【猎奇向】如初(4)

  狼君心里持续郁闷。张春华困得没力气理会他,用被子蒙住头,却又他叼开。


  “……”


  作为一个洁癖的底线正在不断地被这个混蛋触及。她欲哭无泪:“我好困……你消停会儿可以吗?”


  说完她就觉得这句话一点儿意义都没有,司马懿向来最不喜欢让她舒坦,如此好的折腾她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狼君踩着她的枕头,她翻个身瞪他:“你到底想干嘛……”


  她不知道狼君此刻心中一直都在反思为什么自己会脑子进水地冲进会客厅,难道是怕她被轻薄不成?他自己都难以理解自己的行为。...


【猎奇向】如初(3)

  他不清楚狼到底要不要冬眠,反正自己莫名其妙趴着趴着就睡着了这确实是事实。


  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灯莫名其妙的熄灭了,仰头看见月亮的高度——她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休息?他思量着,该不会是这女人烦他烦得连共处一室都不愿意吧?


  越想越觉得不顺意,他跳下床去出了房间,现在天色很黑,院子里基本也没有别人,他可以放心地到处晃悠,晃到会客厅,看见亮着的灯火——嗯?


  这么晚了还有来客?


  狼君走在雪地上没有声音,他轻轻地靠近,很容易就听见了里面的人声。...


【猎奇向】如初(2)

  高冷的狼君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这夜她睡得不大安稳,次日也起得早,到底还是心软地拿了吃的去找他。绕了一圈也没找到,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趴在自己房间门口不远的地方。


  咦,刚刚怎么就没发现呢?她看他一眼,不冷不热道:“你……进来。”


  狼君扭过头去,她就料到这个家伙不会肯进来。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眼睛看向一旁,大声道:“昭儿,都说了这几日天冷不必日日来请安……”


  很好,他果然立刻进门,达到了她的目的。


  狼君吃相很不错,安静地吃着放在盘子里、盘子放在地下的食物,...

【猎奇向】如初(1)

※CP:懿华【是的我又写了这个!】 微丕懿【深沉地】【非常微!非常微!非常微!单箭头!】
※不是很长然而可能会比较久才更完
※脑洞猎奇狗血,大概……狼化听说过吗【没脸说下去】
※二汐不会说我这是在化学实验课的时候做了那个硫氰化钾检验铁离子溶液变血红色脑洞出来的
※已经在纸面上写完了所以不会烂尾
※OOC
※听说含糖量比较高【x】

  冷战,七十二天。

  那日从多嘴的下人口中听闻他那句伤人的话,她站在那里顿了很久,那一瞬间脑海中乱乱的什么都有,只是到最后唯有无力的叹息。

  他不爱她,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相互折磨那么多个年头,演不...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