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华】醉愿

※司马懿×张春华,寒假最后的产出 一七年第一篇三国的同人
※太久没写懿华是我的错 它ooc得爆炸
※没粮吃只能给自己产点糖 有点日常风 私设太多不如把它当成一个架空au 过阵子估计会改一下
※脑洞来自之前木美人的三杀春华

  张春华在心里忍不住爆了十句粗口。

  “在家里装了那么久的病还去赴什么酒宴,就不怕被人发现吗?……你是不是还没洗漱就上床了,给我下去!”

  无奈地絮叨了许久,司马懿大大咧咧趴在她刚铺好的被褥上,张春华差点没忍住一脚把他踹下去。她记得他酒量还没差到这么快就睡死过去的地步,使劲地推了他好几下,居然还被他拉住手腕一把按在了身下。

 ...

【懿华】离婚前夜(又名: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这是一篇拖到现在的生贺

※脑洞来自最近三次元发生的一些事和东野圭吾的《单恋》里的一些情节

※设定匪夷所思,内容乱七八糟,文风前后凌乱,结局喜闻乐见

  从再次见面到领了结婚证,司马懿和张春华完成这些只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如今张春华一个人在偌大的卧室里慢慢地收拾起属于自己的物品时,开始奇怪于为何当初会头脑发热地答应了他突如其来的求婚,或许是因为在一起好几年的初恋男友当面劈腿的尴尬,或许是司马懿恰到时分的救场般的表白不至于让她在那一刻在众人面前丢脸,总之她也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抬手环上他的脖颈亲昵地吻上他的唇,撂下那该死的初恋和小三在一旁面面相觑。...

【懿华】访谈体的番外和其他的一点零碎

先是番外,无脑糖,不甜不要钱w

  第无数次半夜习惯性醒来的时候,司马懿崩溃地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认命地爬起来,离开暖暖的被窝,去看春华是不是睡得很熟。

  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鬼习惯他也说不清楚,反正自从春华开始做噩梦之后,他估计是被吵习惯了,居然形成了半夜自动醒来的生物钟。

  床上的春华安稳地睡着,他把她落下的被角掖好,才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床上躺下。

  他又开始质问自己,干嘛要管她!
  他也不是没试过不要起来看她,可是如果不能确定她是否睡好,他的下半夜基本上都睡不着了。
 ...

【懿华】旧文重修,访谈体,喜闻乐见炮灰嘉主持

*原本在贴吧贴了一次来着,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啦,这里重新改了改,LOF重发一次w三杀背景,傻白甜风格,大量参考(如果觉得侵权请立即告知我),私设如山(星号标记),慎重慎重


-----后台-----

郭嘉:(找到老板办公室狂敲门)老板老板我要辞职啦!老板我不干了!

曹操:(睡眼朦胧开门,看见是郭嘉连忙出来,把办公室门掩上)是奉孝啊,怎么了?

郭嘉:(拉着曹操衣袖涕泗横流)老板,为什么仲达家每每一百问五十问三十问都是我被拉去枪啊!我一个卖血男我容易吗我,今年雷雨天又多,华大夫那儿的桃收成也不好,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曹操:(呵呵笑着抽回袖子)没事的,张夫人会很温柔的……

郭...

【七夕贺文】似乎懿华发糖必见熊孩子昭呢

*虐狗什么的当然全民行动啦23333毕竟对懿华爱得深沉因此我又来写懿华了23333

  窗外的雪已经下了有一阵儿了,房间里炭火正暖,因而司马懿在房间内看书看得入迷,完全没有发现屋外的景色正在慢慢变白。

  书是同胡昭借来的,他先前寻了许久都未曾找到,人家胡昭也不太愿意借来,还是他苦劝了许久才得到应许借来半个月。他看书的速度不算快,为了能快些看完,几乎日夜手不释卷,张春华知道他的执着,便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到了打更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才从他手里抢走书卷,有些恼了道:“灯火太亮我睡不着,明天再看。”

  其实她不让他看书到深夜有许多更为好...

【猎奇向】如初(8)

*突然发现几千年没有更这个了 其实贴吧已经完结,但还是在这里放完好了

  道人也不知去哪儿了,总之一直见不着面,而一行人到这儿来也有些时日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么也没什么理由再逗留下去。司马懿的腿伤还没好透,几个随从扶着他上车,她走在后头抱着行李,冷眼看着这种颇有喜感的画面。

  “夫人上车吧。”驭马的小厮喊她,她加快了步伐跟上来,心里并不是很想在这种时候和司马懿同乘,但是也没有别的选择的余地了。马车行驶起来,路有些不好走,颠簸得厉害。

  空气安静得像停止了流动。

  来的时候很着急,马车是超...

【猎奇向】如初(7)

  彻夜未眠的颠簸,直到到达目的地,天已经微微泛白。


  那道人和上次她见到他时一样,穿着一身能和雪的颜色融为一体的白衣,难为他每日起得这么早,看见她时还心情颇好的打了声招呼,随后看见她身后的人,一句多余的话也没问,只是摆了摆手,示意随他来,便朝屋内走去。


  道人的个性却不似其他修道之人,爱说笑,爱饮酒,一个人在这样的深山中修道,却不见半本经书。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之后的动作倒是不紧不慢,张春华有些着急,道:“求大师救妾夫君……”


  她话音还未落,道人挽好长袖,对着随从的几个人道:“此处没你们...

【猎奇向】如初(6)

  天气还是那么冷,天空飘着微雪,她顾不得别的,否认不了自己多么害怕,怕他由于伤势过重死去。


  她也不知道该带他去哪儿,已经很晚了,她最终闯进一间还点着灯的医馆。深夜,孤女,抱着一匹狼,浑身是血,怎么想都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她吼了一句:“大夫呢?!”


  大夫战战兢兢地从里头出来,颤抖着回答:“夫……夫人,鄙人这……这只懂得医人啊,您别处找高人去?”


  她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是不是傻,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她觉得很累,走出医馆时思虑再三,借下身上的披风裹住他,继续向外跑。她有些不合时宜地后悔为什么...

【猎奇向】如初(5)

  自从那日清晨他被她踹下床后,她愤怒地下了最后通牒,再不许到她床上不然乱棍打死!


  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好死不死狼君居然下颔顶在她胸上……她气急败坏地用枕头砸他:“司马仲达你这是欠揍了吗?!”


  他……他都是这个形态了还吃她豆腐吗!


  狼君闪开,轻盈地跃下床,眸子上挑一脸不屑地瞥她一眼就向外走去。张春华很抓狂,却又无可奈何。一头埋进温热的被窝,把大脑放空一会儿,之后再重新开始考虑一些事情。


  比如,他会不会变不回来了?


  变回那个她无论...

1 2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