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用来转发哈哈哈哈哈哈)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懿华】爱久

※司马懿×张春华,失踪人口回归……很久没写同人了……
※标题内容基本没关系……
※个人觉得好像没什么刀子?……呃那什么提前说一下这是一篇回忆杀,时间线错乱因为它是回忆杀(喂)
※连破了拖延时间和欧欧西程度两项记录……
※基本没什么内容,纯属无病呻吟之作,高考前应该不会再写史向……

  那一年她有了他第一个孩子,与此同时,他的工作变得繁忙,并非没有闲暇之时,只是多数时日变得需要早出晚归。某日他月残星疏而归,难得地和她打了个照面,如水的月光里,她气色如月般苍白,见着他时恍惚了一会儿,施施道些府君归迟,且好生歇息之类的客气话。他同她隔着三两步,仿佛几日不见生分了许多,原本的关切之意让...

【懿华】醉愿

※司马懿×张春华,寒假最后的产出 一七年第一篇三国的同人
※太久没写懿华是我的错 它ooc得爆炸
※没粮吃只能给自己产点糖 有点日常风 私设太多不如把它当成一个架空au 过阵子估计会改一下
※脑洞来自之前木美人的三杀春华

  张春华在心里忍不住爆了十句粗口。

  “在家里装了那么久的病还去赴什么酒宴,就不怕被人发现吗?……你是不是还没洗漱就上床了,给我下去!”

  无奈地絮叨了许久,司马懿大大咧咧趴在她刚铺好的被褥上,张春华差点没忍住一脚把他踹下去。她记得他酒量还没差到这么快就睡死过去的地步,使劲地推了他好几下,居然还被他拉住手腕一把按在了身下。

 ...

【伪悬疑】顾相错(11)

*我胡汉三(划掉)二汐又回来了!感觉过了一阵子没写东西脑子已经打结了QAQ顺便里面一二三木头人这个……真事儿 只是当年的自己算是比较不天真 所以并没有傻兮兮地等下去【等下!公达别瞪我!】

  初次穿上新学校的校服有些不适应,比他稍微矮一些的荀彧微微踮起脚去帮他整理好衣领,荀攸僵直地站着,一旁的荀母微笑着看着他们。

  “去学校的第一天,文若要照顾好公达噢。”荀母揉了揉荀彧的头,帮孩子们拿好书包。荀攸来到荀彧家中已经一个暑假,确切的说他只能将这个地方当做他自己的家了,他必须寄人篱下没有别的选择。他内向不爱说话,小区里有不少同龄孩子,唯有荀彧一个人同他玩得好,时常舍去和别的...

【伪悬疑】顾相错(10)

*卡文了 需要一个拥抱x

  阴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亮度被荀攸调到了最低,手指在键盘上不停地敲击,直到出来满意的结果。以荀攸的能力,远程控制贾诩的个人电脑不是难题,自从那日以后,凌乱的梦境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清楚自己有很多记忆消失在过去一场任务的失败里,当时他应该死的,伏完不会救他,棋子与弃子的差别只在是否还有价值。具体是怎样被袭击的他已经不记得了,总之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过了许久许久,病房里空无一人。

  “公达?你终于醒了。”他这才发现荀彧在窗帘后头,眼下有淡淡的青色。荀彧向来爱整洁,即便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白色T恤,他也会熨烫成最平整的模样——他在...

【伪悬疑】顾相错(09)

*小文若那个喜欢噢……就是挺正常的喜欢 嗯

  贾诩一下楼梯就点燃了香烟,这些年来他的烟瘾越大严重,倒不是因为压力或者其他的原因,只是总会莫名其妙地很想看着四周烟雾弥漫,然后有人劈手将烟打落,沉着脸道:“看着你抽烟很烦。”然而过去了这么久,没有人会闯进这片云雾中,像那个人一样去关心他。

  也好。

  走出巷子的时候他已经把烟蒂丢进垃圾箱,司马懿在巷头停着的车子外站着等他。贾诩笑道:“怎么样,这地方的小孩可都不是一般的淘,没往我的客户车上丢石头吧?”

  司马懿道:“问出什么了?”

  贾诩不答话,将一只录音笔丢给司马懿,坐进副驾驶...

【伪悬疑】顾相错(08)


    荀攸走出贾诩家门的时候,只觉得太阳穴有一种莫名的疼痛,他总觉得自己是认识他的,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耳机线缠绕在指间,他低头看了一会儿,再稍微抬起头来,看见比他现在所在位置要低的第一个楼梯拐角处站着的男人,向他微微低头示意。

  “元常?”钟繇住在二楼,他站着的位置正是二楼三楼交界,自然不会是回家或者出门路过这儿,荀攸几步走下阶梯,钟繇笑道:“难得见你还会出来串门,觉得——挺新奇。”

  最后几个字他压低了声音,荀攸看见楼下钟繇家的门开着,穿着校服的男孩倚着门拿着平板在做数独,看见楼上有人下来便朝房间内去了。荀攸跟着钟繇回到他家中,单身...

【卖萌】关于一位团子迷妹的日常流水账

*随便码一点当更新

早晨6:30
在 司马懿团子的大笑声中愉【beng】快【kui】地苏醒,并且艰难地阻止起床气发作的 孙权团子对其他团子的怒怼
早晨6:50
陪伴全员团子用早餐
早晨7:10
你关上家里的房门并且重重地叹了口气,决定下班之后去为家里空掉的冰箱填点食物,并且默默发誓再买团子回家就剁手
早晨7:20
你在抓着扶手挤地铁的时候突然发现 刘禅团子在你大衣的口袋里,不知为何你一直没有发现
早晨8:01
你因为迟到被boss叫去喝茶,并且怨愤地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为 曹丕团子榨甘蔗汁用了太多时间
早晨8:30
回到自己座位的你捏了五分钟 刘禅团子,觉得被治愈了之后开始工作
中午11:30
你正准备午餐,心血来潮地...

【伪悬疑】顾相错(07)


  很快,曹操遇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这座城市。刑侦队调查很快展开,在Y市郭嘉临时的住所附近有人表示见过曹操和郭嘉出现,并且根据附近的监控录像,刑侦组之前判定Y市是作案现场的猜想基本可以证实。然而对作案方法以及犯罪目的等还不能得出任何结论。局长的态度是既然已认定了郭嘉是曹操案件的凶手,既然杀人者已经自杀,这个案子也只能撤销。但谁都清楚,这几天新接受的上头布置下来的缉毒任务是今年刑侦组的重点工作,关系到领导的业绩评判,因而领导都不希望再分散警力去处理一件已经没什么研究必要的案子。不少人觉得这个案件依旧疑点重重,但碍于其他压力,只得作罢。

  九月很快就到了。天气还没有完全转凉,...

【懿华】离婚前夜(又名: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这是一篇拖到现在的生贺

※脑洞来自最近三次元发生的一些事和东野圭吾的《单恋》里的一些情节

※设定匪夷所思,内容乱七八糟,文风前后凌乱,结局喜闻乐见

  从再次见面到领了结婚证,司马懿和张春华完成这些只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如今张春华一个人在偌大的卧室里慢慢地收拾起属于自己的物品时,开始奇怪于为何当初会头脑发热地答应了他突如其来的求婚,或许是因为在一起好几年的初恋男友当面劈腿的尴尬,或许是司马懿恰到时分的救场般的表白不至于让她在那一刻在众人面前丢脸,总之她也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抬手环上他的脖颈亲昵地吻上他的唇,撂下那该死的初恋和小三在一旁面面相觑。...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贾诩篇

*文和团儿感觉是相比之前几篇参考了百科最多的了23333然而这个三杀真三百科结合体……感觉还挺带感【。】比如三杀的颜值什么的233333


尊敬的用户您好!

您所购买的是本公司正品 贾诩团子

请检查产品盒子中是否含有以下内容, 如有遗漏请到本公司旗下门店退换:

贾诩团子×1 睡眠垫×1  拂尘×1

请您仔细阅读本说明书,本公司的 贾诩团子将为您带来欢乐与治愈!


团子的喂养等日常注意事项:

您的 贾诩团子是本公司的产品中柔软性较高的团子然而其自认为硬度较大,请不要轻易对您的 ...

【伪悬疑】顾相错(06)

*我的存货快完了2333感觉脑洞快完开不起来了哭唧唧

  在警局的停车场下车的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曹丕和蒋济赶到会议室,其他人都已经到齐,投影仪器来着,但并没有投什么内容,发着莹莹的光。

  “有市民报案称在邻区的海滩附近发现带血衣物和手表,皆是名牌,经过检验,”有下属递来文件夹,“与在曹操平日生活用品上提取的DNA比对,基本可以判定是曹操的。”

  是司马懿送来的检验材料,从开始检查的时刻起他就预感不对,因此递交报告后他没有立刻离开,曹丕此刻那些文件资料,脸色发青,明显地带着不可置信,司马懿将报告拿走,道:“发现这些物品的地点在海滩,并且是无管理区域,之...

【伪悬疑】顾相错(05)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很多人措手不及,大楼出口处有很多没带伞的员工犹豫着要不要一鼓作气冲出去。正值午餐时间,而最近的餐厅也要过个马路,不由得望着雨帘心生退却之意。曹丕驱车来到曹魏的写字楼时开的是自己的车,只带了蒋济一个人,二人都是便衣。有几个员工认出这是曹魏的董事长曹操的次子,平时鲜少能在公司看见他,今天却在这么恶劣的天气特地赶来,多少不让人想多一点儿。

  曹丕先前已经和长兄曹昂打过招呼,这次过来是为了拿曹操的事务安排表。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来过这儿,从独立工作以来,他更是再也没到这边来过,因为坚决不接受父亲的事业,公司也一直交给了曹昂管理。曹操失踪,压力最大的自然也是他,一...

【懿华】访谈体的番外和其他的一点零碎

先是番外,无脑糖,不甜不要钱w

  第无数次半夜习惯性醒来的时候,司马懿崩溃地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认命地爬起来,离开暖暖的被窝,去看春华是不是睡得很熟。

  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鬼习惯他也说不清楚,反正自从春华开始做噩梦之后,他估计是被吵习惯了,居然形成了半夜自动醒来的生物钟。

  床上的春华安稳地睡着,他把她落下的被角掖好,才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床上躺下。

  他又开始质问自己,干嘛要管她!
  他也不是没试过不要起来看她,可是如果不能确定她是否睡好,他的下半夜基本上都睡不着了。
 ...

【懿华】旧文重修,访谈体,喜闻乐见炮灰嘉主持

*原本在贴吧贴了一次来着,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啦,这里重新改了改,LOF重发一次w三杀背景,傻白甜风格,大量参考(如果觉得侵权请立即告知我),私设如山(星号标记),慎重慎重


-----后台-----

郭嘉:(找到老板办公室狂敲门)老板老板我要辞职啦!老板我不干了!

曹操:(睡眼朦胧开门,看见是郭嘉连忙出来,把办公室门掩上)是奉孝啊,怎么了?

郭嘉:(拉着曹操衣袖涕泗横流)老板,为什么仲达家每每一百问五十问三十问都是我被拉去枪啊!我一个卖血男我容易吗我,今年雷雨天又多,华大夫那儿的桃收成也不好,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曹操:(呵呵笑着抽回袖子)没事的,张夫人会很温柔的……

郭...

【七夕贺文】似乎懿华发糖必见熊孩子昭呢

*虐狗什么的当然全民行动啦23333毕竟对懿华爱得深沉因此我又来写懿华了23333

  窗外的雪已经下了有一阵儿了,房间里炭火正暖,因而司马懿在房间内看书看得入迷,完全没有发现屋外的景色正在慢慢变白。

  书是同胡昭借来的,他先前寻了许久都未曾找到,人家胡昭也不太愿意借来,还是他苦劝了许久才得到应许借来半个月。他看书的速度不算快,为了能快些看完,几乎日夜手不释卷,张春华知道他的执着,便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到了打更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才从他手里抢走书卷,有些恼了道:“灯火太亮我睡不着,明天再看。”

  其实她不让他看书到深夜有许多更为好...

【伪悬疑】顾相错(04)

  因为几天前才下过雨的原因,夏夜难得地清凉了些,曹丕叫他先回去时的语气相当冷,虽说司马懿一直都很清楚被戳到痛处的曹丕容易情绪失控,但总觉得心头也堵着一口气,何况命案当事人是郭嘉,他从高以来最景仰的学长,对他来说一直是引路人一样的存在,突然间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面对着他的尸体和遗物,司马懿觉得自己随时可能崩溃。

  但同样是郭嘉这个人,换了曹丕,他对他的评价却完全不同,因此两个人习惯性在彼此面前不会谈郭嘉。今天这算是那么久以来的头一次,好像立刻就触碰到彼此的逆鳞。司马懿一个人下班,原本照常会去超市买好晚餐的食材,今天既然只是一个人吃饭,他已经没了做饭的心情,索性就随便找了一...

【伪悬疑】顾相错(03)

*那个啥……避雷针在第一话已经放了,感觉似乎存在感很低呢它……麻烦看一看避雷哈,比心w
*顺带之前有小天使建议了打cp tag,已经打上2333
*至于嘉嘉究竟真死假死我还真没想好23333可以叫我世界上最随便的作者hhhh
*此话有着大量贾诩×荀彧擦边球,食用愉快【x

  赶到王异的旅店时已经接近十一点,这个时间在城市里是夜生活的开始,而在这个僻静的向来以散心与清静为主题的旅游小镇,却已经是很晚了。出租车只肯开到大路口,之后还有的一段小路荀彧只能自己走,一路有不少狗在狂吠,好在他害怕这种动物的年代结束于上了初中。

  早上警察离开后,原本在旅店中的客人纷纷退房,...

【伪悬疑】顾相错(02)

*码这个的时候真的全心愧疚极了,早早便当了嘉嘉罪过罪过【哭哭】

  荀彧自己把餐具洗干净,把餐桌也擦了一遍,作为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企业新人,在办公室中的工作自然多而杂。荀彧觉得自己有些头痛,便去了浴室准备洗澡。

  公寓一时间安静得像空气停止了流动。荀攸坐在沙发上,又复戴上耳机。

  ——

  曹丕驱车从外地开到事发地点时,不算高大的小镇旅馆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围观者,在警戒线外好奇地围观着。原本今日他已经请了假,突如其来的案件自然带给人打乱计划的不快。事发突然,他没来得及回去换警服,只是出示了证明,低下身子从拉起来的警戒线下过去。

 ...

【禅星】不思(5)

  也是直到在蜀宫的最后一天,刘禅才知道,那天之所以张星彩被说动回来,因为那子虚乌有的所谓的呓语,大概,她是希望知道自己心里都是究竟在想着什么的吧。

  她换了正式的华服,长长的衣摆逦迤,他记得她只穿过寥寥数次,因为少穿,所以显得很新,长发上却只有极为简单的素钗,也不未曾全部盘起,粉黛略施,未能很好的掩饰那些憔悴。

  却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郑重而信任地把手交给他,衣袖恰重合,纹理相连。

  向宫门走出的每一步,沉重到了极点,他只是担心她会承受不住,可她明明整个人都在战栗着,却用力地握着他的手,一旁随从的侍女偷偷啜泣,被她一记眼刀杀过去不敢再有什么...

【伪悬疑】顾相错(01)

【餐前避雷针:
※cp多且乱 擦边球满天飞
※可确定的有双荀(攸彧) 贾荀(奇策组) 丕懿
※伪全员黑化,各种炮灰
※缓更
※初次写悬疑/BL,文字不成熟BUG过多欢迎指出
※阿汐攻受观略畸形,随时可能表现出CP逆向,但实际CP走向以tag为主
※可能会黑很多人,纯剧情需要,非恶意,不适者请退出界面】

  回到公寓时已经很晚了。昨天这个时候他就收到了短信说今天晚上会停电,因而远远地发现一整栋公寓都是暗着的,荀彧并不觉得很意外。

  看了一眼手机只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的电量,荀彧最终还是按了锁屏,不准备开手电筒,毕竟不过是到四楼的路程,也不...

【猎奇向】如初(8)

*突然发现几千年没有更这个了 其实贴吧已经完结,但还是在这里放完好了

  道人也不知去哪儿了,总之一直见不着面,而一行人到这儿来也有些时日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么也没什么理由再逗留下去。司马懿的腿伤还没好透,几个随从扶着他上车,她走在后头抱着行李,冷眼看着这种颇有喜感的画面。

  “夫人上车吧。”驭马的小厮喊她,她加快了步伐跟上来,心里并不是很想在这种时候和司马懿同乘,但是也没有别的选择的余地了。马车行驶起来,路有些不好走,颠簸得厉害。

  空气安静得像停止了流动。

  来的时候很着急,马车是超...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荀攸篇

*写一篇纯属阿汐个人的恶趣味 写的时候查了查公达相关……好像都挺正常的【躺平】然后就只是翻来覆去地玩十二奇策梗了

尊敬的用户您好!
您所购买的是本公司正品 荀攸团子
请检查产品盒子中是否含有以下内容, 如有遗漏请到本公司旗下门店退换:
荀攸团子×1 睡眠垫×2 毛笔×1 书卷×1
请您仔细阅读本说明书,本公司的 荀攸团子将为您带来欢乐与治愈!

团子的喂养等日常注意事项:
您的 荀攸团子是本公司的产品中柔软性较低的团子,而表面看上去非常柔软,请不要轻易对您的 荀攸团子进行揉捏...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甄姬篇

尊敬的用户您好!
您所购买的是本公司正品 甄宓团子
请检查产品盒子中是否含有以下内容, 如有遗漏请到本公司旗下门店退换:
甄宓团子×1 睡眠垫×1 灵蛇髻套装×1 狐裘×1 笛×1
请您仔细阅读本说明书,本公司的 甄姬团子将为您带来欢乐与治愈!

团子的喂养等日常注意事项:
您的 甄宓团子是本公司的产品中柔软性中等的团子,请不要轻易对您的 甄宓团子进行揉捏,以免造成破坏性伤害,若因此您的 甄宓团子受到破坏性伤害或您同期照养的 曹丕团子对伤害来源进行破坏性伤害,对此本公司不予退还
日常喂养过程中,您的 甄宓团子对食物的要求较为简单,您可以在附近便利...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孙权篇

尊敬的用户您好!
您所购买的是本公司正品 孙权团子
请检查产品盒子中是否含有以下内容, 如有遗漏请到本公司旗下门店退换:
孙权团子×1 睡眠垫×1 剑×1 创可贴×10
请您仔细阅读本说明书,本公司的 孙权团子将为您带来欢乐与治愈!

团子的喂养等日常注意事项:
您的 孙权团子是本公司的产品中柔软性中等的团子,请不要轻易对您的 孙权团子进行揉捏,以免造成破坏性伤害,若因此您的 孙权团子受到破坏性伤害 对此本公司不予退还
日常喂养过程中,您的 孙权团子对食物的要求较为简单,但是建议您给您的 孙权团子挑选口味清淡的食物,并且尽量避免让您的 孙权团子食用过辣的食物...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曹丕篇

*熬了很久的丕丕篇【躺平】总觉得用什么梗都是在虐QAQ

尊敬的用户您好!
您所购买的是本公司正品 曹丕团子
请检查产品盒子中是否含有以下内容, 如有遗漏请到本公司旗下门店退换:
曹丕团子×1 睡眠垫×1 剑×1 葡萄×10 羽毛饰品×1 创可贴×10
请您仔细阅读本说明书,本公司的 曹丕团子将为您带来欢乐与治愈!

团子的喂养等日常注意事项:
您的 曹丕团子是本公司的产品中柔软性中等的团子,请不要轻易对您的 曹丕团子进行揉捏,以免造成破坏性伤害,若因此您的 曹丕团子受到破坏性伤害 对此本公司不予退还
日常喂养过程中,您的 曹丕团子对...

【禅星】不思(4)

  张星彩最终还是回到了主帐,深秋天气已经有些凉,她用手覆在他额头,果然有些烫,应该是因为伤口没有处理好。他眉头紧锁,像是梦到极度不愿意见到的内容,她定定地看着他,手掌轻轻收起来,留一指不知为何轻轻点了点他眉心,却还没来得及移开就被他握住。

  刘禅缓缓睁开眼睛,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块儿,过了一会儿,他挣起身来,张星彩停了一下,上前去帮他,顺手给他取来茶盏,又觉得手心里的温度不太对,唤来下人去重新煮水。茶已经是温温的了,刘禅垂着眸道:“不用这么麻烦。”

  “陛下保重龙体为重。”她闷闷回话。侧脸能看见烛火打下她睫毛淡淡的阴影,他把她的手握紧,虽然是自幼舞刀弄枪,...

【禅星】不思(3)

  到底,她和他隔着的距离太远,远到之间的空气像是无形的薄雾。

  ——

  夏蝉在枝丫间不停地鸣叫,布满星星的夜空总给人一种还很明亮的错觉,即便事实上,再有光芒,夜依旧是夜。

  刘禅自小就习惯了无法独立,没有自由,蜀国到他这儿也不过是第二代,父皇有一统天下的野心,亲征各地,自是无暇顾及到他这个儿子。然而作为皇帝唯一的血脉,他被保护得太好,生母早逝,后宫中每一个妃嫔媵嫱,无论是因为皇帝的提示也好,出于对这个孩子的爱怜也好,都视如己出地呵护。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某种程度上被禁止了接触刀剑,时常是母亲摸着他的头拿走他手中的剑:“待你...

【禅星】不思(2)

  她稳住身躯,看着他眯着眼睛笑着看她,他向来喜欢这么笑,几乎使这个表情再也没了原有的意义,遥远的鸣金声传来,他看着她,道:“把箭折掉。”

  张星彩立即理解了他的意思,伸手将长长的箭身折断丢弃,军士们喊叫着:“敌军已退!”副将赶来叫见着帝后同乘,有些懵。

   ——

  他不说,不意味着那箭伤可以不管,或者说,即便他方才没有问她为何还是执意跑了出来,也不代表这个问题可以糊弄过去。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正经意义的上战场,这样的伤对于习惯军旅的人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一直在父辈和兄长们保护下的刘禅来说,或许一时很难吃得消——

 ...

【禅星】不思(1)

*看清楚了噢是AU噢~⭐
*无双设定

  自从那日在深夜里同她第一次吵起来,他已然做好了或许再找不到一个理由见她的打算。

  然而他却没料到会在乱军之中见到她,手握的长枪似乎比她的身躯还要再长一些,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持枪横扫,扑上前去的敌方士兵倒下不少,血迸溅到她的脸颊,顺着一缕湿发挂在颈上缓缓留下来。

  “将军!……”有副将一眼认出张星彩来,却在字眼吐出的瞬间连忙收住改口叫“娘娘”。张星彩没时间回应他,长枪一挑,挂下一颗人头。厮杀声那么乱,副将却突然听见她的声音:“陛下呢?”

  副将一愣:“陛下已经持剑上马亲自斩敌……”

  张...

【猎奇向】如初(7)

  彻夜未眠的颠簸,直到到达目的地,天已经微微泛白。


  那道人和上次她见到他时一样,穿着一身能和雪的颜色融为一体的白衣,难为他每日起得这么早,看见她时还心情颇好的打了声招呼,随后看见她身后的人,一句多余的话也没问,只是摆了摆手,示意随他来,便朝屋内走去。


  道人的个性却不似其他修道之人,爱说笑,爱饮酒,一个人在这样的深山中修道,却不见半本经书。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之后的动作倒是不紧不慢,张春华有些着急,道:“求大师救妾夫君……”


  她话音还未落,道人挽好长袖,对着随从的几个人道:“此处没你们...

【猎奇向】如初(6)

  天气还是那么冷,天空飘着微雪,她顾不得别的,否认不了自己多么害怕,怕他由于伤势过重死去。


  她也不知道该带他去哪儿,已经很晚了,她最终闯进一间还点着灯的医馆。深夜,孤女,抱着一匹狼,浑身是血,怎么想都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她吼了一句:“大夫呢?!”


  大夫战战兢兢地从里头出来,颤抖着回答:“夫……夫人,鄙人这……这只懂得医人啊,您别处找高人去?”


  她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是不是傻,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她觉得很累,走出医馆时思虑再三,借下身上的披风裹住他,继续向外跑。她有些不合时宜地后悔为什么...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荀彧篇

字数少得不忍直视_(:зゝ∠)_懒癌又发作也是醉_(:зゝ∠)_

*设定中 唐洛 指荀彧妻唐氏,设定来自贴吧米年小伙伴www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张春华篇

格式略乱QAQ先这样吧sad


【卖萌】三国团子说明书-司马懿篇

闲着无聊闹着玩的产物_(:зゝ∠)_当然本命先行_(:зゝ∠)_


【猎奇向】如初(5)

  自从那日清晨他被她踹下床后,她愤怒地下了最后通牒,再不许到她床上不然乱棍打死!


  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好死不死狼君居然下颔顶在她胸上……她气急败坏地用枕头砸他:“司马仲达你这是欠揍了吗?!”


  他……他都是这个形态了还吃她豆腐吗!


  狼君闪开,轻盈地跃下床,眸子上挑一脸不屑地瞥她一眼就向外走去。张春华很抓狂,却又无可奈何。一头埋进温热的被窝,把大脑放空一会儿,之后再重新开始考虑一些事情。


  比如,他会不会变不回来了?


  变回那个她无论...

【猎奇向】如初(4)

  狼君心里持续郁闷。张春华困得没力气理会他,用被子蒙住头,却又他叼开。


  “……”


  作为一个洁癖的底线正在不断地被这个混蛋触及。她欲哭无泪:“我好困……你消停会儿可以吗?”


  说完她就觉得这句话一点儿意义都没有,司马懿向来最不喜欢让她舒坦,如此好的折腾她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狼君踩着她的枕头,她翻个身瞪他:“你到底想干嘛……”


  她不知道狼君此刻心中一直都在反思为什么自己会脑子进水地冲进会客厅,难道是怕她被轻薄不成?他自己都难以理解自己的行为。...


【猎奇向】如初(3)

  他不清楚狼到底要不要冬眠,反正自己莫名其妙趴着趴着就睡着了这确实是事实。


  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灯莫名其妙的熄灭了,仰头看见月亮的高度——她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休息?他思量着,该不会是这女人烦他烦得连共处一室都不愿意吧?


  越想越觉得不顺意,他跳下床去出了房间,现在天色很黑,院子里基本也没有别人,他可以放心地到处晃悠,晃到会客厅,看见亮着的灯火——嗯?


  这么晚了还有来客?


  狼君走在雪地上没有声音,他轻轻地靠近,很容易就听见了里面的人声。...


【禅昭】无题同人

*非史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写什么,逆CP爱好者发病了,然后……结局也很莫名其妙总之是因为懒吧,写不下去了而且再写下去可能就……要有刀子什么的_(:зゝ∠)_

   被封为安乐公的消息是司马昭亲自送去的。不知是不是自己读过的史书还太少,司马昭很讶异于刘禅那么淡定的表情,甚至眼角弯着细细的弧度,连带着些许的细纹——这些已经是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最严峻的痕迹了吧。

  亡国的君主,自然会给人一种无能又养尊处优的印象。尤其,这是一个带头投降敌国的君主。 
  司马昭耸耸肩,道:“本王今夜备好了酒席笙歌,安乐公可否赏脸一聚?...

【猎奇向】如初(2)

  高冷的狼君出去了就没有再回来。这夜她睡得不大安稳,次日也起得早,到底还是心软地拿了吃的去找他。绕了一圈也没找到,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趴在自己房间门口不远的地方。


  咦,刚刚怎么就没发现呢?她看他一眼,不冷不热道:“你……进来。”


  狼君扭过头去,她就料到这个家伙不会肯进来。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眼睛看向一旁,大声道:“昭儿,都说了这几日天冷不必日日来请安……”


  很好,他果然立刻进门,达到了她的目的。


  狼君吃相很不错,安静地吃着放在盘子里、盘子放在地下的食物,...

【猎奇向】如初(1)

※CP:懿华【是的我又写了这个!】 微丕懿【深沉地】【非常微!非常微!非常微!单箭头!】
※不是很长然而可能会比较久才更完
※脑洞猎奇狗血,大概……狼化听说过吗【没脸说下去】
※二汐不会说我这是在化学实验课的时候做了那个硫氰化钾检验铁离子溶液变血红色脑洞出来的
※已经在纸面上写完了所以不会烂尾
※OOC
※听说含糖量比较高【x】

  冷战,七十二天。

  那日从多嘴的下人口中听闻他那句伤人的话,她站在那里顿了很久,那一瞬间脑海中乱乱的什么都有,只是到最后唯有无力的叹息。

  他不爱她,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相互折磨那么多个年头,演不...

【云香】别云间番外

  我是青釭剑。准确地说,我是青釭剑的剑灵。

  我从长坂坡之战开始就跟着现在的主人,具体有多久,抱歉,我们武器没有什么时间概念。

  一直以来我对这位主人的印象都是忠心耿耿沉稳冷静的好男人,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东吴那位郡主,后来主人的主公的夫人。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主人心仪的女人应当是一个温婉贤惠的女人,符合三从四德什么的,后来这位夫人的出现实在是大大地给了我一个耳光——呵呵,我的预料错了。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一柄年纪不大的年轻剑好吗,你们人类那么复杂我一小小的剑...

【云香】别云间

  她在甘露寺便已经见过他。

  很少见有常常征战沙场的人依旧保持着一份不染腥尘的模样,虽然身着战甲,眉眼之中却没有凌冽骇人的意思。她不是没见过英俊的男子,她的长兄,还有长兄的挚友周都督,都各有英姿,而这个人,不太一样。

  她躲在柱子后面,穿着随从的衣物,将黑发盘成男儿模样,偷偷跟过来,不过是想见一见,她未来的夫婿。二哥说的一代枭雄,就是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看上去起码比自己年长二三十岁,她有些不甘心,天哪,难道是要嫁给这么一个人么?

  她还记得小时候,长兄笑着问她,将来要嫁与怎样的人,她回答得信誓旦...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