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狗雪】在意(伪民国au背景系列)

※大天狗×雪女,详情见先前的《残樱》
※我就是突然脑洞一下 限时作文不怎么好吃
※1月30号修改一次

  雪女还是头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她站在那金碧辉煌之前,归楼外观上看与传统茶楼并无差别,然而整个江城的夫人们几乎是无人不知归楼的名头,小小楼阁之内有太多诱惑,让人不得不提防着。

  可是……她为什么会这样急迫紧张地赶了过来?

  她的侍女从后头急忙忙地赶上来:“夫人怎走得如此快……”

  她自己也不知道呀。雪女转了转左手上那个清透的玉镯,几步向楼内走去,阿鸾连忙跟上去。门口女子有些诧异的样子,雪女凉凉道:“我来看戏,可有空厢?”

  引客的女子有些诧异,如此来势汹汹不是来砸场的吗,颔首带着雪女到二楼空厢去。楼梯上她不经意间将视线掠向一楼戏台正前的座位,此处军官应酬结伴而来居多,富家子弟或者友人相聚往往在楼上看,雪女不出意料见到坐于其中的大天狗,黑色的大衣放在手边,看着戏台上的身影,不时回应一旁同僚的话。

  只这一眼,男人的视线恰投过来,见了雪女的身影一怔,而雪女仅仅是收回视线,像是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才到这儿来一般,直到进了包厢,她靠在椅子上觉得头脑一阵迷糊。

  她甚至都不记得是听了谁说的大天狗最近出没于风月场所归楼,原本她一直觉得大天狗至少不是个会招花惹草的男人,得知这件事之后她什么都没想就来了归楼,现在才冷静地想到,她来做什么呢?她来了又能怎么样呢?

  她在在意什么呢?

  戏台上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她不想下楼去再看到大天狗,只是索然无味地等着散场,挂钟都不知道响了几次,楼下突然喧闹起来,她微微眯眼,楼下的桌子倒了一片,尖叫惊呼声传来的地方,她很明显地看到有个人逃窜而过,没过多久有枪声响起,雪女也被吓了一跳,而那些杂乱的声音竟然也停了下来。阿鸾显然被吓蒙了,门口有敲门声,她也没有意识到要去开门。“阿雪?你在这里吗,开门。”

  雪女缓过神来,门始一打开,大天狗抓住她手臂进房间来把门阖上,她一下就被牵进了怀里。

  “往后不要来这些地方,太危险。”

  大天狗轻声嘱咐着,雪女知道这乱世什么都可能发生,自然不会被吓得过重,推了推他,反被抱得更紧。“大人这是何意,阿鸾还在这儿。”

  阿鸾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即避到一边去,雪女有些郁闷,而抱着她的男人声音中有几分愉悦,表情里倒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笑:“你怎会到这儿来?”

  她低着头不说话。

  “这些天在归楼等那人出现,今天任务结束,此后不需再来。”大天狗的脸贴在她脖颈上,显然看出了她突然到来的原因,雪女缓缓开口:“这何必告知我。”

  “怕你在意,怕你再次这样突然过来,毕竟不一定每次都能像这次一样安全,”大天狗道,“我不一定每次都护得了你。”

  她张了张口,最后还是选择沉默。

  稍抬起头便对上他的视线,只得移开目光,低声道:“下次不会再给大人添麻烦了。”

  依旧是有些刻意的疏远,却没有往日那般冰冷,他牵了她手:“时候不早,外头应当收拾完毕,回去吧。”

  他的手真暖。

  (算了不打end这个设定我还会玩一个世纪x)

 
评论(10)
热度(56)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