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荒灯】懒得起名了就这样吧(微阎判)

  阎魔殿最近来了一位特别的大人。

  “说来汝也在这阎魔殿里待了许久,那位荒川大人怎也未曾有什么反应?”阎魔半趴在云上,刚说出口又觉得这样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而青行灯赏玩着阎魔房间里的小玩意,倒显得毫不在意的样子。

  “随他去,我可懒得管他。”青行灯把东西放下,“荒川”两个字在心中咀嚼了两次,又继续故作自然地接着到处看看。

  其实也不是不在意的,不然她怎么至于会像逃避一样到这儿来呢。青行灯将鬓角的碎发挽了挽,说起来会和原本应该不会有多的交集的荒川之主联系在一块儿,而且还是以婚姻的关系的原因,偶然得和她听过的一些猎奇故事有得一拼。

  ……若不是实在有些万不得已,本来数百年来她的领地一直安全无事,而因为突然的阴界裂缝,严重到她毫无招架之力,这才不得已向相邻的荒川求助。

  “出手相助,于吾何益?”

  “你想要何益?”

  “汝领地最有价值的是何物?”

  “噢……”完全没有求助者服软的意思的青行灯干笑,拍了拍自己的莲灯,“那应该是我自己吧。”

  “……把你自己作为回报?予吾?”荒川皱了皱眉。

  “你嫌弃?”青行灯瞪大眼睛。荒川摆了摆手,不知道是觉得荒谬还是觉得她这话太搞笑,而片刻之后又叫来下属,道:“传令,青行灯大人称要把自己赠给吾,汝等去准备。”

  下属一脸不可置信,最后的赠礼仪式自然被安排成了婚礼,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因而两人也都没什么意见——

  “可老娘的意思不是要嫁他啊?”青行灯在心里嘀咕,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为了荒川应许的助援能够落实,她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那女人的意思应该不是要嫁吾吧?”荒川在心中默想,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临时打断大家脸面上也都过不去,大不了只留个夫妻的名头就好,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

  于是两地领主联姻,一时成为平安世界的一大佳话。然而事情当然没那么容易就按照预想的方向去,虽然两个人的酒量都不差,要怪就怪酒吞送来的那坛作为新婚贺礼的好酒实在太烈,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荒川和青行灯当夜便有了夫妻之实。

  ……青行灯觉得自己也很绝望啊,感觉莫名其妙就把自己给卖了。但平心而论,荒川对她虽不冷不热,但也未曾亏待过她。她愿意与他共处一室也可以,要回自己的领地他也不阻挠。青行灯向来是他人对自己有几分好她便回报几分,因而他若是有要求,她基本上都是顺从的。

  当然……她其实不太反抗得过他。青行灯绝望地想。

  但是每次第二天清晨他人就不见了还放个她最近喜欢的首饰或者脂粉是几个意思?你当你是来干什么的?

  好气啊……

  而她如离家出走一般到友人阎魔这儿来,当然还是因为不靠谱的荒川又把她给气到了。

  她把事情的缘由都告诉阎魔之后,这个毫无同情心的家伙居然还笑得差点从云上摔下来。判官表情复杂地给她拍着背顺气,阎魔依旧笑得不行:“阿灯你真是越来越奇怪了,照他的性子,能怎么沾花惹草?”

  青行灯反驳:“我也知道他不会啊,但是他的态度,真是气死我了!”

  荒川多年来平安无患,小妖们更是无聊到一个高度,再加上此地似乎有些阳盛阴衰,大家对各种八卦性的谣言相当感兴趣,连青行灯自己都听说了什么荒川之主和鲤鱼精关系不清不楚,和椒图纠缠不清,就差没和海坊主也有一腿了。她自然对此嗤之以鼻,但她同荒川本人提起这些的时候,他不气不恼居然只是回了一句“哦”。

  没有问号的一个“哦”。

  青行灯觉得自己生气了。不解释不澄清也算了,这个字是什么意思?默认吗?鲤鱼精有河童了这个她知道,而椒图是个很害羞的小姑娘……哎,荒川真的就喜欢这种也说不定呢?

  看着阎魔笑够了之后,阎魔揉了揉眼角:“先前汝同说与荒川结姻时称这是交易,如今却表现得真如那些妇人一般醋意满满了,汝还要说自己对荒川毫无情意?”

  青行灯被问住了,情急之下道:“荒川又不比判官那么禁欲系,若是你的话根本就不用担心吧?”

  老娘吃醋?屁!

  这句说得有些乱的话说出口,一旁的判官的脸立即红了。

  两位大人说得好好的,为何扯到下官呢。判官觉得自己也很无辜啊。

  ——

  此时判官敲了敲门,道:“阎魔大人,有客来找。”

  阎魔停顿了一下,道:“何人?”

  “荒川之主大人。”

  青行灯翻了翻白眼。阎魔走过去,道:“那对鬼使兄弟又往阎魔殿带奇怪的人了,判官汝看着罚点。阿灯,见他吗?”

  青行灯不置可否,只是起身来走到帷幕之后。

  荒川走进殿内,面无表情道:“听闻她在大人这儿,特来寻找。”

  阎魔微笑:“阿灯确实在吾这儿,不过吾亦不知她是否愿见汝……汝自便,吾先行告退。”

  荒川并无异议,相当自如地坐在案前自行煎茶。

  阎魔走出来时,判官依旧在门口等候着。“大人就这样离开了吗。”判官跟上阎魔问道。

  “他人夫妻之间的事自然让他们自己解决。”阎魔笑着道。

  ——

  青行灯相当佩服这个家伙的毅力,他早就看见她的莲灯放在一旁,知道她就在这儿,却格外有耐心地等她自己愿意出来。青行灯站在他面前,荒川低下头去将茶具收拾好,因而没被她看见他一转而逝的笑意。

  他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原想她也是一方领主在外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便没有急着出去寻找,他觉得自己应该不甚在意,但不知怎的他突然适应不了身边少了一个谁,同他关系平平淡淡的她,终于到挂念得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他才出来找她。

  看见她的一瞬,那些不对劲全部都得到了解释——

  回到荒川一路上他走在前头,青行灯在后头慢慢地跟,他突然转过头来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

  她不动声色:“怎么?”

  下一秒被他抱起来大步向前走去,大概是他实在看不下去她把莲灯落在阎魔殿然后光着脚踩在地上的惨状了吧。青行灯伏在他胸膛,嫌弃地想这样的感觉还没坐在灯上舒服。

  “阎魔作为好友唤卿阿灯,”荒川的声音在夜风之中,“那吾应该如何称呼卿为好?”

  “……随你。”青行灯觉得有些冷了,朝他身上再靠了靠,手缠上他脖颈,不再发话。

  “……”真是个任性的女人。莫名其妙就跑了是这样,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回去时已经是深夜,青行灯差点就要睡着了,侍卫的小妖见着领主带着失踪了很久的领主夫人回来还是抱着的,个个面露吃惊之色,但全都非常识时务地退下了。哎,怎么回事,越是要和他独处了,她不知为何却越是有了紧张的意思,明明与他的关系也到过那一步……她轻轻抓了抓他的衣领,低声道:“你是要清算了吗?”

  他不答话,却只是把她抱到了内殿之后突然地低下头去吻住她,带着惩罚意味重重咬着她的唇舌,疼得她不断地捶打他的肩膀。

  世传荒川之主行事只凭喜好,他想做点什么有多固执她也不是不知道,但青行灯该生气的不是她吗,凭什么是他发泄不满?心想着反抗一般狠狠咬了他一下,这一下更加激怒了他,这一吻变得格外地带有暴虐的意味,一旁的小妖特别有眼力见地退下关门让她差点想骂人。

  这个吻直到彼此都开始喘息才结束,此时青行灯已经衣裳半敞地被他压在床上,看见他的瞳孔中已有情动的颜色。抬手擦了擦唇,好你个荒川居然给老娘咬出血了。

  “有事直说,现在不想和你。”青行灯偏开头,荒川挑眉:“卿觉得这句话有意义?”

  “是,我又左右不了你,总而言之我是个要你帮助还把自己当筹码送你的弱者,你要怎样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不能生气不能反抗,你不是都开后宫了吗,准备什么时候也把海坊主给攻略了?”青行灯小小的耳垂都是艳红的,狠狠瞪他一眼,这个混蛋就不能哄一下自己吗?迟早有一天她会被他气死。荒川唇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他以前怎么都没意识到他的妻子原来这么毒舌。“吾猜想卿是因那些流言蜚语而赌气离开,竟是真的?”

  “卿因吾,吃醋了?”

  青行灯抬起膝盖用力撞他一下,嗔怒道:“那又怎样!”

  同样也是强大的妖怪,她此刻显得委屈甚至有些楚楚可怜的样子格外撩人。对着她的双眸的色彩渐渐凝起,像是伺机而动的猛兽终于可以开始吞食猎物了一般,下一秒他贴近她,将她的双腿用力分开,让她立即接纳他此时无法再抑制的情欲。青行灯吃痛地轻呼一声,直接咬住他的肩头以承受那种突然的疼痛,虽知道过一会儿就会好受些的,但还是觉得快要承受不住。“别动……”她一开口居然是有些带着哭腔哀求,荒川克制住自己,轻轻揉了揉她的发,向外退出一些,尽量温柔地让她适应。“抱歉,”他在她耳边沙哑着道,“这些时日甚思念。”

  真是个狡猾的男人。稍稍温柔一些就能慰抚她了。她在他肩头低声呜咽。

  什么无人可以左右,不过是还没遇到能让他温柔相待的人罢了。

  她已经逐渐进入佳境了,他捧过她的脸庞,从眉角向下吻到锁骨到绵软的双峰,她不断战栗着,因他突然的深深没入而更加剧烈。

  “荒川大人……真是一点都不温柔……”她抱怨着,却伸手拥住丈夫的身体,回应着他渐渐变得更加激烈的索求。

  一夜痴缠。

  ——

  用一场云雨解释一切这种强盗逻辑好像确实是荒川能干得出来的事。青行灯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忍着身体的酸痛爬起来,原本要拍到床褥的手碰着一旁的——荒川。

  第一次在第二日还能看见他,青行灯很新奇地靠近去看他的脸庞。

  她讲述过无数他人的故事,讲那些电光石火,讲那些怦然心动,终于,自己也知道这是什么滋味的了。

  她想了一会儿将他摇醒:“我想起一件事要告诉你。”

  “……”荒川觉得自己也有事情应该告诉她,就是他其实有起床气。

  “之前说我领地里最有价值的,我的意思是,最有价值的是我的讲的百物语。”

  “……”

  所以你是准备怎么样?

  【end】

※后来不知怎的小妖之间再没有荒川的花边新闻了——听说是海坊主干的
※其实荒川之前嫖完就走(划掉)第二天就消失主要是因为起床气……留下礼物是因为不知为什么一去人间集市就给青行灯买了礼物最后又不知道怎么给出去只能像金主留钱一样放在床边
※后来不知为什么荒川和青行灯有了孩子死命要孩子认酒吞干爹
※荒川也是冰山款的呀为什么阿灯攻略成功了我却不行呢哭唧唧——阎魔看着一旁办公的判官再看看青行灯寄来的孩子满月礼请柬开始怀疑鬼生
※本来想开个像样点的车……但奈何首发微博上三次元熟人挺多不好意思(捂脸)

 
评论(11)
热度(119)
  1. 一米六的柒桑韶汐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