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茨桃】树妖撩妹全攻略(邪教安利向x)

※茨木童子×桃花妖,人物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不记得之前和哪个大佬聊过了总之迟钝痴汉×呆萌妹子很萌啊很萌啊!
※酒吞萤草友情打杂,崽,我不是故意要黑你的QAQ
※傻白甜文风√

——

  茨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理解为什么酒吞那样强大的王者,居然会为了一个无聊的女子牵肠挂肚魂不守舍。女人也好女妖女鬼也好,茨木觉得她们都一样,又弱小又麻烦,相比起来,男人之间的厮杀搏斗倒是更有趣一些。他实在是对红叶没办法有任何好感,甚至因为对红叶的厌恶让挚友酒吞都对他多了几个白眼——他行走在京都郊外的山路上,不时有一些小鬼飘过,见了他就吓得立刻四散开来,让茨木觉得很烦,这些杂鱼啊,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无聊的时候他就去晴明的庭院走走,而晴明他们这几天也不知怎么回事个个在阵法前正襟危坐着施着什么符咒,有时候他还听见有人念念有词地叫他的名字,实在是很微妙。

  他只好去找四大麒麟,找八岐大蛇打架,结果这几天见了八岐大蛇,对方将一堆的树妖御魂丢在他头上,“大爷别来了,一点小礼略表心意,让我们歇几天吧行不?”……那给我树妖有个鬼用?茨木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拎着一套六星树妖准备去找挚友谈谈人生,走到一半有小鬼路过小心翼翼地告诉他酒吞又去了枫林,茨木站在原地,顿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

  除了酒吞,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朋友呢。

  最让他感到有些孤独的是,他居然在平安世界里迷路了。鬼界中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自己其实是个路痴,虽然这很不符合一个强者的设定,但他必须承认自己确实有这个弱点。向前面应该是红叶在的枫林,不能去。后面是八岐大蛇,现在就剩下两边可以选择了,他想了一会儿,朝地上灌下灵力,乱石和泥土瞬间飞了起来,他看了看地上的狼藉,朝没那么破败的一面走去。

  春天快到了,天气也逐渐温暖起来,茨木走了几步,听见身后有一听就知道跑得踉踉跄跄,一个不太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喂喂,前面的大妖怪别走呀!”

  女人的声音?茨木眉头跳了跳,想走快点甩掉这个女人,而走了一会儿,那个轻柔如风的声音还在后面响起:“大妖怪站住呀!”

  他不耐烦地回头,浅桃色衣裙的女妖半飞半跑地追到了他身后不远的位置,像是没料到他会突然停住一样,一个没留神直接摔在了他面前,吃痛地叫出声。

  女人什么的,果然是大惊小怪啊。茨木打量了一眼快速爬起来的女妖,穿着带有大大的帽子的披风,脚下穿了一双那么高的鞋子,居然还是只及他胸口的高度。她的妖气比起普通的小妖怪来说高了不少,但在他眼里依旧很弱小,何况还是女人,茨木默默将原本难得有了点恻隐之心要伸出去扶她的手缩回来,清了清嗓子:“在下是茨木童子,你是樱花妖?”

  “呐你看清楚呀大妖怪,我叫桃,樱是我的好朋友噢。”桃有些气急地冲他道,指了指方才那个路口,“你为什么要在那边释放妖气,那边树上的花都被震下来了啊。”

  头一次这样做居然遭到了批评,还是来自一个看着这么弱气的小花妖。桃仰头气鼓鼓地瞪着他,瞪得他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他茨木童子向来就是个言语功夫不怎么样的人,喜欢动手多过动口,小丫头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他无奈道:“那你说要怎么办?”

  只是因为今天左右没事做才这样说的,我茨木童子怎么会服软。茨木如是想。

  桃停了停,低头想了想,很快又抬起头来:“把那个地方恢复原状。”

  她说出这个条件的时候还有些犹豫的样子,像是怕他嫌太麻烦一样。茨木出声笑了:“只是这样?”还以为很难缠呢小妖怪。

  “呐,你答应了噢。”桃转过身去朝方才的路口走去,茨木不知为何看着她因为刚刚摔那一下之后还有些一瘸一拐的背影,觉得有些想笑。

  心头还有一点奇异的柔软。

  女人什么的,果然又弱又麻烦啊。

  ——

  妖力的简单作用就可以将那片混乱恢复,只是茨木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再者也不想满口答应了小妖怪结果做不好在女人面前没有面子。晴明家住着的那位被叫做八百比丘尼的占卜师说他这种想法是大男子主义,虽然他没怎么理解,但总觉得听起来不是什么褒奖的话。

  与此同时有几个受伤的小妖怪来找桃,她到一旁去施展妖力为那些在茨木眼中微不足道的不同妖物疗伤。“小妖怪的妖力很特别啊。”茨木偏过头看了她一眼,那么多的小妖排着队,他很奇怪她何必白白耗费自己的妖力去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折腾完的时候天都黑了,无聊的时间被这样消磨过去好像也不是不好。他去叫树下的桃过来验收成果,这才发现桃倚在树干上,像睡着了一般。

  “小妖怪?小妖怪?桃?”茨木叫她几声,她却依旧没有醒过来。给那些妖怪疗伤把体力都耗尽了,这才这么睡过去的吧。茨木弯着腰低下去看着女人的睡颜,沉默了几秒钟。

  女人什么的,果然是很蠢啊。

  也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既然是桃花妖的话,应该是住在桃花林吧?茨木很轻松地把她扛到肩上,顺便惊叹了一下小妖怪真是轻得像那些落花一般,走了几步,突然想起自己是个路痴。

  咳咳……茨木左右看了看,拦住一只草妖:“喂,你知道桃花林在哪儿吗?”

  路过的萤草震惊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茨木和他肩膀上扛着的像是昏过去的女妖,握紧了手里的蒲公英尖叫出声:“咿呀!!!”

  当是时全平安世界都知道了千年酒吞痴汉突然开窍拐带少女的事情,甚至隔天还有一名自称小生的狐妖前来找他要不要加入小姐姐控协会——

  茨木有些欲哭无泪。挚友酒吞强势补刀:“撩妹技能负分,哪有男人抱起一个女人是用扛这样粗暴的……如果是本大爷,应该就算不是横抱起来也要用背的啊。”

  换了平时茨木可能会回一些“我的挚友果然连这种事情都精通”(屁啦精通的话怎么还没撩到红叶)之类的话,然而此刻茨木盘坐在酒吞对面,思绪却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茨木啊,等你也爱上一个女人,你定然不会再说我对红叶的心情是无聊至极的了。”酒吞突然这么说,茨木连忙回道:“我茨木童子怎么也不会喜欢那样弱的小妖怪的!不会的!”

  酒吞看着他,很久都没有说话。

  ——

  茨木刚信誓旦旦地对酒吞说完那样的话,隔天小妖怪又出现在他身边了。

  “诶诶,你脸红什么啊大妖怪,我来给你疗伤的哦,那天萤草被吓了一跳打了你,一定很痛吧?”桃盘坐在他身边试图帮他找找哪里受了伤,萤草的一击可不是闹着玩的,她还不太清楚茨木这个级别的妖怪对这种伤还是没有什么压力的。茨木定定地看着她,很久之后才慢慢地吐出几个字:“小妖怪你……”

  “啊,你说我吗,”桃眉飞色舞道,“樱跟我这几天去打了觉醒材料噢,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麒麟啊这几天都特别热心地送了好多材料呢。”——废话!现在全平安世界都以为你是我女人啊!

  她的长发好香。这个念头从茨木心头划过去之后,他惊觉自己似乎无法从变得更加漂亮的女人身上移开眼——

  他决定想三遍酒吞红叶来让自己冷静一下。

  “噢,没长高点有些可惜啊。”茨木瞥了一眼她不变的高度的鞋子。

  ——然后就被糊了一脸桃花。

  ——

  桃像是根本不会记仇一样,即便是那天他一时嘴贱,隔天见到时她还是笑着一口一个大妖怪地叫他。她该不会一直都没记住自己叫什么吧,茨木有些崩溃地想。

  “追少女的话,平安京没有比小生更擅长的噢。”妖狐甩着扇子走了过来,“桃真是个可爱的少女啊,不是吗?”

  “如果你要对小妖怪做什么恶心的事情的话我一定扯断你的尾巴。”茨木冷冷地回他,妖狐怂了怂肩:“少女最喜欢的就是温柔和许诺了,要小生帮你个忙吗?”

  茨木斜眼看他。妖狐凑过去如此这般地说了一些话,茨木皱着眉听完。

  于是桃外出准备回家的时候,便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奇怪男子拦住她:“啊,小生命定的少女……啊不是,打劫,把你达摩交出来!”

  话没说完,随着小姑娘的一声尖叫,妖狐便被一篮子的达摩砸倒,然后被桃一阵猛打。

  这年头的治疗系都这么暴躁?!妖狐突然有些后悔于为什么要闲着没事来帮别人演什么英雄救美,眼下英雄还没出来,他快被美给打死了……

  而此刻桃突然被一阵妖力击开,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茨木终于出现,看着被击倒在地的桃拉起妖狐质问,妖狐欲哭无泪:“天地良心,是她自己丢了四个狰在我身上!”

  ——

  茨木抱着桃走了很远很远,这次是横抱着的,桃小小的身体窝在他怀里,一路她都在不停地打他的胸口:“大妖怪大妖怪……”

  直到走到足够远的地方,他将桃放下,倾身去将女人搂进怀中,一言不发。

  “那个那个,”桃脸微微红地说,“我的达摩和御魂还在那边……”

  “不用那些,”茨木在她耳边道,“让我保护你就好了。”

  “啊?”桃愣愣的,虽然不太懂他说什么,但这个强大的男人好像很安全,让她觉得可以依赖——

  “但是,御魂……”

  茨木把八岐大蛇送的那一套树妖放在她手心里,桃把手一握便激动地吻在茨木脖颈上:“啊啊,最喜欢你了!!”

  所以茨木与桃花的故事,到底也还是一个用树妖成功得到妹子的故事——酒吞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周围都是粉红气泡的茨木,叫你撩妹撩妹,整天就是被撩被撩!

【end】

 
评论(12)
热度(105)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