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伪悬疑】顾相错(09)

*小文若那个喜欢噢……就是挺正常的喜欢 嗯

  贾诩一下楼梯就点燃了香烟,这些年来他的烟瘾越大严重,倒不是因为压力或者其他的原因,只是总会莫名其妙地很想看着四周烟雾弥漫,然后有人劈手将烟打落,沉着脸道:“看着你抽烟很烦。”然而过去了这么久,没有人会闯进这片云雾中,像那个人一样去关心他。

  也好。

  走出巷子的时候他已经把烟蒂丢进垃圾箱,司马懿在巷头停着的车子外站着等他。贾诩笑道:“怎么样,这地方的小孩可都不是一般的淘,没往我的客户车上丢石头吧?”

  司马懿道:“问出什么了?”

  贾诩不答话,将一只录音笔丢给司马懿,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司马懿把车启动,道:“我很好奇你有多少种名片,先前一次遇见你,你可是给了我一张保险推销员的名片。”

  “司马教授,你难道不知道做我们这行不多准备几种名片是必修课吗?我不是警察,没有证件,调查时必须伪装。”贾诩靠在椅背上勾起唇角。司马懿不出所料会来找他,说来先前二人只有一面之缘,是在印刷店里贾诩拿走数盒印好的名片,被来人撞落到地上时,他站在一旁等那人将名片捡好交回给他,像是没见到司马懿怀疑的眼神一样随便抽出一张交给他,除了电话号码和名字,其他信息都是假的。司马懿的敏锐他并不是不清楚,因而贾诩知道,到了这一天,他不是不会来找他,因为相比较研究蛛丝马迹,调查不是他的专长。

  “荀攸本人与郭嘉是什么样的关系?”司马懿开着车问道。贾诩耸耸肩:“我才知道有这个人存在,麻烦给我一点调查的时间。”

  司马懿略微瞥他一眼,点了点头。夜间贾诩一个人整理材料,早上在王异家中的录音材料备份在他手机里,结束在她说出荀攸的名字的时候。

  “荀攸,二十九岁,性别男,本地户口,由于家庭原因,自小寄住于荀彧家中。”

  “十五岁时荀彧一家同荀攸同学外出,其中荀攸与客人所乘坐车辆发生车祸,此后荀攸开始与东汉集团伏完有联系。”

  贾诩缓慢地敲打着,没有人比他对荀攸更加了解,因而他可以独立完成所有的资料整理。回车敲下的时候,他拿起一旁拧开了的矿泉水。

  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同荀家父母一同出行回来时,荀彧的母亲开车载着自己和妹妹,还有荀攸。那天他本不愿意带着妹妹一同过来,然而那是荀攸第一次主动邀请妹妹外出,据说是因为荀彧很喜欢她(*),妹妹明恋荀攸人人皆知,自然欣然答应。谁也不知道这一天的傍晚会发生那么多,失控的小型货车撞了上来,当时的自己和荀攸同在后排,他甚至已经不知道前排玻璃渣滓下妹妹怎么样了,在救援人员终于将变形的车体打开时,他将身子朝一旁缩开,从额角缓缓地渗血的伤口在所有人中是最轻的:“先救他出去……”

  荀攸晕厥过去,救援人员完全无视他的话,先将他带出车外,再将荀攸带出来——他后来才得知其实荀攸的伤远没有看上去那么骇人,真正让医生无力回天的,是他的妹妹。据说不是当场毙命,而是抢救许久还在重症监护室中僵持多日之后,再痛苦地离开了人世。

  “公达很快就醒了,只是受了些外伤,母亲当时受的伤很重,治疗的费用很高,我那时不懂事,只知道哭……公达是在那时被伏完挑中,为东汉集团效力,也用这样的代价,将母亲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荀彧这样同他说过。当年的荀彧仅仅八岁,在得知因为自己的任性而间接导致了一条生命的消亡的时候,一度无法释怀,他记得那时候从阳台窗口拿着手电筒过来陪他的是郭嘉,笑着重复他在这儿——

  贾诩在听完荀彧的话的时候摊开手道:“这样的往事吗……提起了不愉快的事情,很抱歉。”

  时过境迁,这件事情在荀彧的心中成了一片朦朦胧胧的薄雾,不再记得那个在这个故事中最容易被无视的女孩的哥哥,而贾诩却一直记得在医院的角落里看见的那一幕,跪地恳求的荀攸,还有那个消瘦的中年男人。

  “这个忙我自然可以帮,”伏完的视线掠过地上的少年,目光透着老练狠辣,“不过以她们的伤势,无法转到其他医院;这家医院的设备条件,估计只能供一个人。

  “不过即便是有这个条件,我也会让你做出选择,若要成为我的刀,你自然必须懂得将更无价值的舍去。”

  回忆到了这个时间点,他视线里的文档已经整理了许多。之后荀攸在伏完的安排下转学并且开始秘密学习,成年之后开始为东汉集团效力——但这些包括之后再发生的事情,他不需要再多写进去。他答应司马懿的只是关于荀攸的资料,剩下的内容,以司马懿的能力,要获取不算太难。

  倒在床上的时候,贾诩觉得头痛得不行,手向枕头下取出那把曾经威胁过荀彧与自己合作的枪,他用保荀攸在伏完身后不会遭到东汉集团灭口的条件换来荀彧对于荀攸的计划更清楚的描述资料——他笑了笑,荀彧怎么知道这把枪已经保护过荀攸多少次,反复在心里强调了无数次恨他的舍弃,却在那些危急时刻,明明只是监视,却忍不住在暗中相助。

  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自嘲一般笑笑,保存了整理好的文档发到司马懿的邮箱,之后便倒头睡觉。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