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伪悬疑】顾相错(07)


  很快,曹操遇害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这座城市。刑侦队调查很快展开,在Y市郭嘉临时的住所附近有人表示见过曹操和郭嘉出现,并且根据附近的监控录像,刑侦组之前判定Y市是作案现场的猜想基本可以证实。然而对作案方法以及犯罪目的等还不能得出任何结论。局长的态度是既然已认定了郭嘉是曹操案件的凶手,既然杀人者已经自杀,这个案子也只能撤销。但谁都清楚,这几天新接受的上头布置下来的缉毒任务是今年刑侦组的重点工作,关系到领导的业绩评判,因而领导都不希望再分散警力去处理一件已经没什么研究必要的案子。不少人觉得这个案件依旧疑点重重,但碍于其他压力,只得作罢。

  九月很快就到了。天气还没有完全转凉,曹操的葬礼选在这一天,前来吊唁的人很多,平日里和曹魏有生意往来的其他企业的代表,以及曹魏集团下的员工,领得一朵白花,肃敬地放在黑白的照片前。曹家上下除了曹丕和曹昂几乎都泣不成声,曹丕在灵前沉默地跪得笔直,眼睛里都是血丝,没有流泪,却也不能在他脸上看出任何的其他情绪。曹昂作为家中长子,自然要替代父亲承担起家中重担,无论自己心情多么糟糕,他不能像母亲或者年幼的弟弟妹妹们一样顾着痛苦不堪,招待宾客的任务自然是他的。

  司马懿过来时是曹昂亲自过来招呼的,司马懿在遗像前鞠了躬,转过身时,看了跪在地上的曹丕一眼。年轻气盛的男人一直以来表现的都是英气逼人的模样,他是第一次看见他遭受了这样大的打击,不由得问了问一旁的曹昂:“子桓还好吗?”

  曹昂也将视线放在不远处的曹丕身上,长叹一声道:“我也不能确定……子桓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心里有什么痛苦绝对不会说,不表现出来。”

  司马懿想回答点儿什么,曹昂压低了声音道:“仲达可否和我单独聊聊?”

  ——

  荀攸这些天来时常做梦,梦见很久以前的事情,梦见很多以前认识的人。他知道那些人的存在,知道自己曾经同梦中的这些人相熟,然而梦境里看不清任何一个人的脸庞。

  他总觉得有些不安,单纯因为觉得三楼的信住户,透着一种极为不安全的气息。荀攸知道荀彧似乎同那个人关系还不错,至少之前他看见了荀彧乘坐他的车回公寓。他觉得那个男人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却总像同他之间隔着些什么。那日在楼梯口偶然的一面,贾诩当时的笑容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似乎很像一个人,只是他想不太起来。

  依旧是戴着不连接任何设备耳机,右手的笔无意识在手中转动,偶尔在纸上写下一两个字,最后零零碎碎也凑不成一句话。

  最后荀攸站在三楼贾诩家门口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贾诩不久就过来打开了房门,看见他时露出笑容来:“您好。”

  他还未告诉荀攸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荀攸是谁,这个反应倒是很正常。荀攸觉得自己大概是想太多,贾诩靠在一边做了邀请的姿势,他走进去才发现房间内的装修非常简单,几乎可以说只是将家具放进粉刷好的房间,但却非常整齐。贾诩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烟盒放到别处去,笑道:“房间很乱,见笑了。”

  房间里有些淡淡的香烟气息,被掩盖在客厅摆放的不少植物盆栽的气息里,荀攸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抽痛,缓慢露出友好些的笑容,道:“我住楼上,今后邻居,还请多关照。”

  下楼时带下了一条放在家里以备有客人时可以用的烟,不至于空手而来太过尴尬。荀攸顺便将自己的名片交给他,贾诩把名片放在桌上,只看了一眼。“文若一直叫你为公达,我还以为这就是大名。”

  他和荀彧的关系有这么好?荀攸不禁皱了皱眉,虽然没有太多的表现,却被贾诩看在了眼里。荀攸轻轻道:“您也可以这么叫我。”

  “这样吗?”贾诩笑着,“文若应该已经告诉你我叫什么了,不必再强调了吧。那么,荀公达,要喝酒吗?”

  荀攸摇了摇头,貌似贾诩与荀彧的关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熟络,索性他直接切入话题:“我同小叔,以前可认识你?”

  贾诩挑挑眉:“或许呢。我觉得你给人的熟悉感很强烈。”

  小叔。贾诩微笑下暗藏着嘲弄,荀公达,你比记得他是你的小叔,却是怎样做到像个占有欲极强的偏执变态一样固执地想控制他的人生呢?

  ——

  “仲达也觉得,父亲的事故是郭嘉一手造成的吗?”

  曹昂这样问出来的时候,司马懿有些意外。他试探性地问:“子脩觉得有何不妥?”

  “或许外界还鲜少有人知晓,但作为曹家内部的人,我和子桓都知道,父亲同郭嘉的关系,”曹昂斟酌着用词,“应该说,是恋爱。”

  司马懿眉头一皱,神色中有震惊:“倒不是没有传闻,但我想多数人都觉得是谣传。”

  “不然……为何母亲对奉孝叔的态度是那么恶劣。”曹昂停了停,接下去道,“我还以为仲达知道了倒也不会惊讶的。”

  司马懿没有回话,曹昂不再接着说下去,直到司马懿再主动开口:“我一直奇怪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子桓对奉孝前辈反感至今,子脩若是方便,还请告知我。”

  曹昂向后倚上沙发靠背:“我印象中的司马仲达不是对这些有兴趣的人,今天主动问起这些,还真让我有些吃惊。”

  “我希望真正了解子桓,包括这件事。”司马懿抬头看着曹昂的眼睛。曹昂比他年长几岁,很早地从父亲处开始接触商业,岁月的沉淀让这个年轻的男人的神色更加成熟深邃。他的表情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只是这样?”

  是因为希望为他获取真相,还是只因为相信前辈的人品而为了前辈的清白暗自拨开云雾?

  “若不是因为,我以为你也不相信是奉孝叔害了父亲,”曹昂挑了挑眉,“我何故要跟你谈话呢。”

  “那么请子脩把想说的都告诉我。”司马懿回了一个极有诚意的笑,曹昂淡淡地勾起唇角,果然,一个贯来从尸体与痕迹中分析事情的男子比他想象中还要更能够处乱不惊。他缓缓地开头道:“子桓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固执,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他会认定他看到过的一切,从而形成一个不可撼动的印象,就此,父亲过去不希望他进入警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数年前曹魏刚刚上市,阻力很大,同时期的竞争对手是过去某段时间业内非常有名气的北方袁氏集团,袁氏的董事长袁绍是父亲的发小,在父亲创业初期给了父亲很大的帮助,只是你也知道,商场如战场,过去的情义与恩惠,在即将到来的更大的利益面前自然什么都不是。

  “袁氏当时的三个预备继承人之间互相争斗,好在袁氏基底不错,因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袁氏的业绩情况依旧比较理想。曹魏在袁氏的竞争下发展吃力,之后,父亲听信了奉孝叔的计谋,具体他们做了一些什么,我和子桓都不清楚,我们看到的和大多数人看到的一样,不知不觉之间,袁氏的商业大厦轰然倒塌,继承人包括袁绍本人各被曝光出各种丑闻,一项中标工程发生事故死伤多人最后被曝袁氏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加上一系列的明面上的打击,最后,袁氏彻底在业内销声匿迹。”

  司马懿若有所思:“袁绍同曹董事长是友人关系?”同曹昂对视一眼,曹昂眉眼微微弯起,道:“仲达,若是你来选择,你选择情义,还是利益?”

  曹丕选择是情义,因而立场不同,他不能理解郭嘉的选择,或许这正是为何他无法像兄长一般继承父业。

  谈话的地方是曹昂特地腾出来的空旷些的位置,没有旁人,此时有人过来告知曹昂卞夫人方才悲痛过度晕了过去,不得已他只得抽身离去,临走前别有深意地看了司马懿一眼,道:“子桓对奉孝叔的偏见来源已久,这点你我清楚,然而我认为父亲的事情与奉孝叔无关,是因为之前同东汉集团的一次合作,父亲发现了东汉集团在一项社会工程的投标中暗箱操作,涉事者还包括目前一些高级政/府官员。我也知道这件事不一定能作为什么依据,然而我可以实话实说,我不能够接受郭奉孝是杀害父亲的凶手,因为如果他真的想要害父亲,根本不需要为了保护父亲的声誉而休假出走。”

  郭嘉先前的休假申请,起因便是他同曹操的关系开始形成不利于曹魏的舆论。曹昂握着司马懿的肩头:“希望你能够查出真相,为了子桓,或者你要为了奉孝叔,都一样。”

  郑重其事的托付过后,曹昂匆匆同来人离开,司马懿拿出手机的时间里开始思索曹昂方才说的那些话,关于曹丕,或者关于郭嘉。

  他没能够坦诚,因为他探取真相的目的,确实不是为了曹丕。曹丕是他理想中的自己,重情轻利,正因为如此,对于郭嘉对袁氏赶尽杀绝的的谋划耿耿于怀于今日,选择成为一名刑警或许是因为觉得法律要比继续商海中尔虞我诈要让他觉得心安——

  而自己呢?

  他淡淡笑了笑,再转头看向曹丕所在的地方时,灵前围着许多来吊唁的人,他没能看见他。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