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伪悬疑】顾相错(06)

*我的存货快完了2333感觉脑洞快完开不起来了哭唧唧

  在警局的停车场下车的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曹丕和蒋济赶到会议室,其他人都已经到齐,投影仪器来着,但并没有投什么内容,发着莹莹的光。

  “有市民报案称在邻区的海滩附近发现带血衣物和手表,皆是名牌,经过检验,”有下属递来文件夹,“与在曹操平日生活用品上提取的DNA比对,基本可以判定是曹操的。”

  是司马懿送来的检验材料,从开始检查的时刻起他就预感不对,因此递交报告后他没有立刻离开,曹丕此刻那些文件资料,脸色发青,明显地带着不可置信,司马懿将报告拿走,道:“发现这些物品的地点在海滩,并且是无管理区域,之前因为台风影响,已经没有其他痕迹。另一组人员对郭嘉住所物品进行检查,发现了假发头套和女性服装。”

  “距离海滩最近的公路监控录像中也两次显示一名女子拉着行李箱乘坐无牌载客摩托车出现,其形象同郭嘉住所找到的的服装相同。”

  会议室内陷入沉默,在曹丕来之前还有过热烈的讨论,而现在,谁也不忍心提出那个最残忍的结局推测。司马懿看着曹丕,眼里隐隐有些担忧,而曹丕眼中神色从原本的震愕,慢慢地沉淀成冷峻,放在会议桌上的右手握成拳,轻轻战栗着。

  “作案地点……”曹丕缓缓道,“对于作案地点,可有分析?”

  “不会在王异的旅店中。旅店建筑结构过老,稍微有些打斗之类都会有较大动静,而且房间内没有曹操的任何痕迹。”有人发表这样的看法,又有人提出质疑:“不见得,现在尚且不能完全排除王异母子参与案件的可能,而且以王异提供的当天的外出时间来看,单独一人也并不是不能够在这些时间内完成杀人。”

  “组长,”蒋济转过头来问曹丕,“遇害者有前往Y市的记录,Y市是本市周围治安最差的一片区域,很可能是作案地点。在旅店中可能性较小,据悉郭嘉入住的房间隔壁都有住客,用以遇害者的衣物等判断出的杀人方式要做到无人知晓难度过大。”

  “郭嘉的作案动机呢?”司马懿沉吟着发话,“据悉郭嘉同曹操自大学时代就合作创业,多年来两人关系和善并无隔阂人尽皆知,即便称郭嘉杀害曹操是为了利益,那么何需自杀?何况以我之见,凭郭嘉的能力,另有手段可以谋求曹魏的利润,何需出此下策?这场案件手段粗糙,我不认为是郭嘉的手笔。”

  如今的抛尸地点判断为海滩处,此处没有经过商业化调整,完全荒废,连到达海滩都要经过一段碎石杂草交缠的小路,报案的是一群准备举行露营活动的大学生,发现带血的衣物由于担忧立即报警,若是真的抛尸大海,要找回尸体就几乎没有可能。

  但是谁也不能找出更加合理的解释,会议室陷入了死寂。

  ——

  夜晚暗沉得没有一颗星星,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光芒,荀彧伸出手去想触碰点儿什么证明这儿不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荒芜空间,碰到床头柜上放着的台灯,失控地将它扫在地上,他立即将自己躲在被子里,手指紧紧扣在柔软的被褥里,压低了声音抽泣。他知道房门外有人在不停地敲门,但他不敢去开门,他甚至不敢动,唯一的办法是等到黑夜彻底过去,唯有这样,他才能看得清楚面前的路究竟要怎样走。

  他已经忘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有熟悉的声音传来,离自己很近,让人感觉很安全。是有人低声唤他的名字。

  “文若?我来陪你。”

  他将裹在身上的被子移开,看见一点儿模模糊糊的光源慢慢靠近。郭嘉的声音继续柔和地安抚他。

  “文若,文若……”

  然而有其他的音色夹杂其中,反复呼唤着他的名字,他辨认出另一个声音是什么时,才发现郭嘉的声音已经不在其中了。荀攸的声音要低沉沙哑得多。

  “我一直在这儿。”

  荀彧一惊。光源放大并稍微黯淡下来,露出一张脸,五官精致,唇角上扬着,却带着血。他看见来人耳垂上的耳钻闪着光,他惊叫一声,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场梦。也可以说这不算梦,他只是想起了往事。贾诩在一旁的吧台上调酒,血红色的液体颜色从上到下不断加深,他将玻璃杯执起浅尝一口,自觉算是满意,便开始为荀彧调酒。

  “我一过来就睡着了?”

  “算是吧,我去拿工具的功夫你就睡着了,我说,曹魏的工作就这么累?”贾诩摇了摇手中调酒壶,荀彧从沙发上坐直了,理了理头发:“抱歉。”

  “有做梦吗?”贾诩将另一杯刚刚调好的酒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酒色是有些深的青,像是在深海中看见的四周的颜色。荀彧不怎么饮酒,因此并没有动。他喃喃道:“梦见奉孝了。”

  “噢?”贾诩道,“我对你们之间的瓜葛挺感兴趣的。”

  荀彧盯着他看。贾诩兀自摇晃酒杯,看着酒水的颜色从低处的一片深色慢慢染透整体,似乎无视了荀彧别有深意的神色。荀彧试探道:“你对我们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吗?倒是我,至今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站在同一战线。”

  “如果你是敌人的敌人,”贾诩微笑着道,“我们就可以是朋友。”

  荀彧抬眸,没开口。从最先被他用枪抵住逼着对话的时候,他便察觉出贾诩对荀攸似乎有些他所不知道的恩怨。荀攸向来内敛,却也有些出乎他意料的行为,他像个谜团,吸引着他去解,然而他知道,这个谜团不等他解开,就已经让他遍体鳞伤。

  “警方预计很快就会联系上曹操失踪一事,到时候奉孝必然遭到怀疑。”荀彧开始一个新的话题,“你有手段?”

  “证明郭嘉并非自杀而是他杀,自然能够有门路。”贾诩挑挑眉。荀彧摇摇头:“这句话好像在劝人自首。”

  贾诩笑了:“既然我要你作为我的队友,就不是要你去冒险。我的目的是攻击荀公达,你要洗清郭嘉的嫌疑,各取所需,没什么不好的。”

  “文和,我声明过,我绝不会帮你害公达,无论他做过什么。”荀彧起身道,“时候不早,告辞。”

  贾诩没有起身,看着他走向房门,缓缓如同自言自语:“难怪他一心为你,还真是没有压错筹码。”

  他轻轻勾了勾唇角,起身去找放在电视柜旁的香烟,点燃了之后,却只是夹在指间。左手翻动一旁放着的一本书,是最近开始看的一本传记,书中夹着一张发黄的纸片,上面写着不同字体的几行字,明显可以看出,一个明显是少女的字体,虽然没有章法的痕迹,却端正整齐。另外有几个出现了几次的字体,看得出写字的人有特意练过硬笔书法,飘逸自然。

  “荀公达,自习课你就不要这么认真啦。”

  “荀公达,你什么都没写就扔回来太不好了吧!”

  “荀公达你回我一句话会死嘛?”

  就在这一句话下面,写着一个不大不小的“会”。

  贾诩记得那一节自习课过后这张纸条就到了他手里,他在放学的时候比平时多买了一瓶水,丢给他顺带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人家好一点。”

  荀攸面目表情地拧开瓶子:“怎么做?”

  贾诩停了停,显然有点儿没意料到他会这样反问,等他想好怎么回答的时候,荀攸已经走远了。

  这一直作为他的书签,原本是无意的保存,那时的自己肯定也没想到,今天是这样的。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5)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