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伪悬疑】顾相错(05)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很多人措手不及,大楼出口处有很多没带伞的员工犹豫着要不要一鼓作气冲出去。正值午餐时间,而最近的餐厅也要过个马路,不由得望着雨帘心生退却之意。曹丕驱车来到曹魏的写字楼时开的是自己的车,只带了蒋济一个人,二人都是便衣。有几个员工认出这是曹魏的董事长曹操的次子,平时鲜少能在公司看见他,今天却在这么恶劣的天气特地赶来,多少不让人想多一点儿。

  曹丕先前已经和长兄曹昂打过招呼,这次过来是为了拿曹操的事务安排表。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来过这儿,从独立工作以来,他更是再也没到这边来过,因为坚决不接受父亲的事业,公司也一直交给了曹昂管理。曹操失踪,压力最大的自然也是他,一面要安抚母亲,寻找曹操的下落,一面又要稳定局面,不让公司因此受到影响。总经理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曹昂一见到曹丕进来立即起身,温声道:“子桓先来喝点儿热茶,外面雨太大,小心着凉。子通,你也来。”

  “父亲的行事历已经整理好了,正在送来。”曹昂补充道,曹丕从他手接过茶杯,余光看见曹昂办公室角落里放着一个纸箱,还未完全盖好,由于距离的原因他不太能看清楚里面是什么,随口问了一句:“里面是什么?”

  曹昂说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道:“啊,没什么,偶尔加班比较晚了就睡在公司,是被子枕头。”

  “就睡在沙发上?”曹丕走过去看了看,目光回到刚才坐的会客沙发上。纸箱里果然放着毯子,甚至还有不少咖啡和泡面,从包装上看已经所剩无几,看上去他是经常连夜工作,不顾饮食起居。曹昂按了按太阳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别让来这儿的客户知道他们正在坐的沙发其实是我睡觉的场所就好。”

  蒋济听完笑了笑,曹丕知道这是兄长有意的开解,不让他太过愧疚。回到座位上,不久之后办公室的助理就拿着资料进来了。曹丕示意蒋济接过资料。纸张翻动的声音控制得较小:“看上去自从子脩兄接掌了曹魏,曹董事长的行动就更加自由了,时不时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毫无记录。”

  “父亲这半年来倒是一直有在公司,除了比较大型的几次生意之外很少直接出面,子桓你也知道……父亲的病虽然不是很重,但我们也不希望他太过操劳。”

  曹丕点了点头。蒋济继续道:“曹董事长失踪前一天的行事记录也没有啊。”

  “那个,”一旁的助理怯怯道,“董事长那天说要去一趟Y市,说是准备见郭董事。”

  “Y市?”曹丕皱着眉,“郭嘉跟Y市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去那里找人?”

  “这个我也不清楚,似乎几天前董事长就在找他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曹操临失踪前一直在找郭嘉,而郭嘉自杀被发现的地点正是在旅店,那么很大可能郭嘉是一直在躲着曹操,而且为了不被曹操找到,还有意一直变化方位。曹丕问:“父亲和郭奉孝有什么矛盾吗?”

  “照理是没有,只是前些时日同东汉集团的合作被提上日程之后,郭董事申请了休假,具体原因没有说,因为照年假申请的要求,我们不会问他理由。”

  “东汉?”曹丕略一思索,东汉集团早年还是国内实力雄厚的一家企业,但近年来由于接班人年龄尚小,董事之间互相争夺利益,对行业的控制力影响力也越来越小,如今东汉集团内名义上还属于继承者刘协,实际上最大股东伏完才是权力的把控者,两家联姻之后,集团内倒也趋于安稳。曹丕对企业的事情并不了解,一时也无法发表看法,只是考虑到曹操和郭嘉之间另一层关系,又觉得两件事情必然有联系。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是局里的电话,说是有了新的发现。资料已经拿到,曹丕决定先回警局,蒋济先到车库开车。

  “子桓等一下,”曹昂起身来叫住曹丕,“父亲的失踪,我猜测和东汉脱不了干系。”

  “东汉去年中旬的一次关于海隧中标是暗箱操作而为,其中涉案官员众多,这件事情,父亲意外得知了。”

  “郭嘉本人对此是否知情我还不清楚,但我想……”曹昂摇了摇头,叹息道,“父亲这次一定凶多吉少。若是真的不可挽回,子桓,一定要为父亲讨回公道。”

  曹昂的手搭在曹丕肩上,曹丕看见兄长眼睛里有些许的血丝,他知道自己根本不能体会他这些天来的辛苦,抬手去抱住了他:“这个自然。”

  曹昂在曹丕耳边轻声道:“父亲得知此事,也是为了另一次竞标能够成功,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他什么都还没做,不算违法,但请子桓务必不要让这件事情外传。”

  曹丕无言。

  助理在门口敲门通知曹昂准备接下来的会议,曹丕颔首表示道别,走出办公室,在办公区的过道看见有企业新人正拿着一摞文件走过去。曹丕经过他身边时,没有注意到那人似无意般掠过的眼神。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9)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