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伪悬疑】顾相错(04)

  因为几天前才下过雨的原因,夏夜难得地清凉了些,曹丕叫他先回去时的语气相当冷,虽说司马懿一直都很清楚被戳到痛处的曹丕容易情绪失控,但总觉得心头也堵着一口气,何况命案当事人是郭嘉,他从高以来最景仰的学长,对他来说一直是引路人一样的存在,突然间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面对着他的尸体和遗物,司马懿觉得自己随时可能崩溃。

  但同样是郭嘉这个人,换了曹丕,他对他的评价却完全不同,因此两个人习惯性在彼此面前不会谈郭嘉。今天这算是那么久以来的头一次,好像立刻就触碰到彼此的逆鳞。司马懿一个人下班,原本照常会去超市买好晚餐的食材,今天既然只是一个人吃饭,他已经没了做饭的心情,索性就随便找了一家料理店解决晚饭。

  结果点的菌菇面难吃到一种新的高度,难怪这是商城里唯一一家不用排队的餐馆。司马懿随便吃了一点儿,叫来服务员再打包了一份菌菇面,结账之后又开车回到警局。

  曹丕正在开会,司马懿在他的办公室倒了一杯水。既然白天已经基本确定自杀成立,为何还要这般紧急地加班召开会议?他慢慢地喝着杯中的水,眸光分一部分在办公室的门上。

  门打开的时候,曹丕同下属蒋济一同进入办公室,顺带还继续讨论着些什么,应当是方才会议的内容。蒋济加进刑侦组快要到第三年了,级考和实务的成绩都很优秀,他先抬眸来看见坐在办公室的待客沙发上的司马懿:“教授。”

  曹丕把目光移到他身上,一边蒋济道:“那组长,我手里还有任务,先走回去了。”

  门被掩上的时候,曹丕和司马懿两个人相顾无言了很久,最后还是司马懿把外卖便当推到他面前,没说话。

  “……”曹丕看了他一眼,接过来打开盒子,面有些凉了,他也没指望味道会多好,但是吃了一口之后,他皱着眉看了一眼司马懿,司马懿皱着眉看着他,曹丕只得复低头去看相关的文件。

  “今天发现的一家餐厅,口味和你做的饭差不多。”司马懿随手拿过一旁的报纸,靠在沙发上道。

  曹丕“啧”了一声,用塑料叉卷起一丛面,毫无语气道:“张口。”

  司马懿回看他,但他似乎完全无视了司马懿有些不接受的表情,好像他不把这口面吃下去,他就会一直举着叉子直到地老天荒。司马懿最后还是妥协了,面带嫌弃的神色不情愿地吃下去。

  “今天的案子还没解决?不是已经得出说法了吗?”司马懿连喝了几口水。曹丕把一次性便当盒盖好连着塑料袋一起丢进垃圾箱,道:“就在你走没多久,母亲来报案了,就父亲的事情。”

  “报案?”司马懿放下杯子,也是,曹操失踪的时间早就已经达到报案的时间条件,之前之所以没报案而是全家用着各自的方法试图找到曹操的行踪,一来是为曹魏企业不要受此影响,二来过去曹操确实也有无缘无故不声不响消失许久去旅行的习惯。而今天曹丕的母亲卞夫人特地赶来报案,是因为她在曹操平日开的车里发现了一个耳钉。

  “那个耳钉,”曹丕继续道,“另一个还在郭嘉那儿。”

  曹操的妻子卞夫人对郭嘉一直没有什么好感,因而在曹操车上发现一个他的耳钉,直觉第一时间让她赶来报案,尽管不确定这是否有任何作为调查凭据的作用。旅店尸体事件对外暂时没有透露死者身份,还在进行死者人际关系调查的阶段,卞夫人的消息,让刑侦组多数人心里有了疑惑。

  郭嘉身为年纪最轻的曹魏创业者,同曹操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并且有目共睹,曹操失踪的事情发生之后,郭嘉立即自杀,似乎总有什么说不通的地方。有人理解为因情自杀,立即被否定,毕竟现在还不能放出定论称曹操一定是遭遇了不测。因为曹魏在商界的名气,此事甚至惊动了局长,拍案调查曹操和郭嘉二人行踪,对郭嘉遗物继续检查。

  “伯父的行踪,你了解吗?”司马懿问。曹丕摇了摇头:“原本他就一直行踪不定,何况……我很久没有回去了。”

  “母亲得知郭嘉去世的消息之后也被吓了一跳,而且越想越觉得父亲一定是遇害了,吓得不轻。曹魏这些年来的发展,难免得罪到一些人。”

  司马懿看着曹丕的侧脸,他知道,自从他背着家里人从事了刑警的职业,他和曹操的关系一直很僵。而他现在的神色……很明显,他对于这个父亲并不是毫无挂念,只是,谁也不肯先退让一步。

  司马懿突然间有了一个疯狂的猜想。

  ——

  荀彧从小区门口步行回到公寓。贾诩在这里让他下车,自己去车库停车。小区的路灯是前些时候才替换过的,光线很好。

  他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一瓶冰的纯净水,拧开来灌了好几口,冰凉的感觉从喉头到胃,很容易让人清醒。

  荀攸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依旧戴着耳机,不过这一次耳机连着手机,大概是在听歌。塑料瓶被挤压的动静有些响,荀攸几步走了过来,看见他拿着的纯净水皱眉道:“前几天刚刚胃痛,现在还喝冰水?”

  “有些渴。”荀彧回答的语气同往常一样温和,荀攸的手放在上衣口袋里,转身往公寓走。荀彧慢慢地跟上去。

  他没有问他去了哪里,荀彧不确定这算不算反常。回到家里他照常先去洗澡,荀攸看上去应该是已经回到公寓一趟之后才下楼等他回家,坐在沙发上,毫无表情地看着他从浴室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

  “文若?”荀攸叫住走回房间的荀彧。荀彧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常,缓缓转过头,脸色却是苍白得有些吓人,荀攸道:“你都知道了。”

  “嗯。”荀彧慢慢地开口,“明天我去一趟教堂。”

  荀攸看着荀彧故作镇定接受的表情,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知道郭嘉于荀彧是个极为重要的存在,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替代不能胜过的,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无法做到。

  荀彧无来由地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打开房门。一扇门将两个人隔在两个世界,荀攸还未下一步行动,房间里传来玻璃破碎渣滓四溅的声音,他不顾其他的打开他房门,看见荀彧瘫坐在地板上,垂着眼眸,像是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情绪,荀攸几步过去,半跪着去捡起碎玻璃中的一张有些旧了的照片,荀彧却突然喊一声:“别捡。”

  荀攸的手一抖,握住的是一块碎片。

  照片是很多年前拍的了,是郭嘉亲自拍的,他还记得郭嘉业务的爱好就是摄影,甚至曾经想作为事业去发展,因为家人极力反对,只得作罢。

  画面里的荀攸和荀彧二人,被碎玻璃掩住,还有一点儿刚刚染上的荀攸的血。荀攸向荀彧移了移,抬手去抱住他颤抖的身躯。

  “文若,文若……”

  “我一直在这儿。”

  荀攸喃喃的声音很小,而荀彧却字字句句听得清楚。他埋首在他脖颈,很久,一言不发。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2)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