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伪悬疑】顾相错(03)

*那个啥……避雷针在第一话已经放了,感觉似乎存在感很低呢它……麻烦看一看避雷哈,比心w
*顺带之前有小天使建议了打cp tag,已经打上2333
*至于嘉嘉究竟真死假死我还真没想好23333可以叫我世界上最随便的作者hhhh
*此话有着大量贾诩×荀彧擦边球,食用愉快【x

  赶到王异的旅店时已经接近十一点,这个时间在城市里是夜生活的开始,而在这个僻静的向来以散心与清静为主题的旅游小镇,却已经是很晚了。出租车只肯开到大路口,之后还有的一段小路荀彧只能自己走,一路有不少狗在狂吠,好在他害怕这种动物的年代结束于上了初中。

  早上警察离开后,原本在旅店中的客人纷纷退房,谁也不太敢在这样的环境下住着,天知道有没有可能自己正睡得很香的时候有孤魂来访问你要不要路上作伴,因而比起上次登门时,显然冷清了许多。赵月不敢一个人回房间睡觉,就要在外头柜台同妈妈一起等到打烊,在看电视的眼睛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精神了,不住地打哈欠。

  荀彧只见了王异一次面,郭嘉当初说要找个地方先清静一阵子时,是荀攸推荐的这儿,也是在荀彧和荀攸送郭嘉来这里时,他才第一次见到了王异。王异脸上总是没有什么表情,也只是谈到儿子还有亡夫时才会表现几分情绪。看到荀彧深夜来访,她却脸色一变,荀彧立即觉察有什么不对,但表面上不动声色:“我来找一下奉孝。”

  王异低下头去:“你没看到吗?”

  “什么?”荀彧问,王异复抬起头,睁大了双眼盯着他:“郭嘉死了。”

  郭嘉死了。

  那么干脆利落的一句话,不带一点儿转弯抹角,荀彧只觉得自己头脑中轰的一声,像是没能理解,却发现自己没能开口要她重复一遍。王异看着他不可置信的表情:“郭嘉,昨天,这个时候,死了。”

  昏昏欲睡的赵月把头垂到最低时被惊醒,转过头来睡眼朦胧地看着两人。荀彧愣着,摇了摇头走向楼梯,被王异拦住:“看见那些线了吗?警察不让我们再上去,说是要保护现场,现在只有我们母子暂时还住在楼下,住客也都走了。”

  荀彧转过头看着她,柜台后的玻璃反射着旅店对面一家茶叶店铺的鲜红色的LED招牌,模模糊糊的像一摊血。

  “警方现在多数怀疑是自杀。”

  “怎么会……”荀彧揉了揉太阳穴,郭嘉不会是个会轻易放弃生命的人,何况他似乎也没有遭受什么严重的打击……

  ——真的没有吗?他反问自己。

  老式的门槛被踩踏过的声音很沉,荀彧和王异的注意力都放到推门而入的人身上。王异一脸困惑,而荀彧还记得他见过这个人。

  公寓三楼的贾诩。

  “抱歉,问一下路,”贾诩笑着上来,倚在柜台上,指甲无意地划过桌面,“附近是不是有一个‘左转’酒吧?”

  “这家店前几个星期搬走了。”王异回答着,荀彧定定地看着他,贾诩一脸遗憾:“这样,太可惜了,原本还是为了他们家的鸡尾酒慕名而来的。”说完转过来看了一眼荀彧:“好巧,在这儿也能见到你。”

  “……确实。”荀彧不知道怎么搭话。贾诩看着他的眼神里似乎别走深意,王异道:“关于他的事情,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新闻播出。”说到这儿声音压低了一些,贾诩站得离二人远一些,她轻声道:“节哀。”

  荀彧深吸一口气,道:“如此,不打扰了。”

  外头的夜色沉沉,荀彧走出店面好几步,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年代的建筑在夜风里立着。谁也没有想到,不过是短短几天过去,原本的友人已经和自己阴阳两隔——

  可是他无法只是悲痛。

  郭嘉的自杀恰好是昨夜,曹操失踪第三天。或许,郭嘉已经知道些什么,而无论知道多少,他死了,已经无从探讨。

  荀彧一阵反胃。车灯从身后打过来,车轮碾压地面的细砂发出细微的声音,贾诩的车停在他身边,降下车窗冲他道:“这么晚了,打车不方便,我送你。”

  荀彧本想推辞,而贾诩却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唇角微挑着看着他。

  然而坐进副驾驶时,贾诩回到驾驶室,关了门,微微靠在沙发上,看着玻璃上贴着的年审标志,道:“当时匆忙,还没跟你要张名片。”

  荀彧淡淡道:“荀彧。”然而话虽如此,他总有一种这个人什么都知道的感觉,甚至越发的清晰。拿到贾诩的名片上写的是酒吧私营者,到这儿来找一家酒吧也不足为奇,只是他却莫名的有些不安,看不透他的想法。

  “你和方才那个老板娘很熟?”

  “见过几次面,不算太熟悉。”荀彧微微转过头看他,他像是在套他的话,显然他也是发现了他的察觉,盘问却更加毫不掩饰:“你和荀公达住在一起?”

  “萍水相逢,”荀彧缓缓道,“我为什么要向你报家底?”

  荀彧向来都是如此,越是紧张的时候,说话的语气会变得更加慢条斯理底气十足,这一点可以迷惑过很多人,但明显,贾诩不是这一种。贾诩随意地拉下车的后视镜,荀彧向镜子上看过去,顿时惊住。

  他带了枪。

  尚未察觉的时候他居然已经一只手持枪转移到他脑后,方才的问话或许只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荀彧额角沁出些冷汗,慢慢道:“你想杀我吗?”

  “我这条命没什么值钱的,你这样不划算。”

  贾诩微笑着:“不,你很值钱,所以我不会杀你,只是我实在想不出,要怎样的条件下才能确保你能老老实实地听我讲完所有的话。”

  荀彧屏住呼吸,贾诩话虽这样说,但自己不了解他,若是他是个情绪轻易波动的人也未可知,而他对自己却很了解,所以若是他轻举妄动,定是百害而无一利。而贾诩除了右手用枪抵在他头上,不给他施加其他的压力,缓缓道:“曹魏老总失踪了那么久,作为曹魏的员工,你怎么看?”

  “我加入曹魏不久,对高层并不了解。”

  “荀文若,”贾诩打断他,“坦白说,若是我,为了报恩,这样的事情我也做得出来。”

  “……”荀彧不语,贾诩继续道:“曹操在你或者荀公达手上,虽然现在表面上我们看到的是失踪,但是你看那些电视上报道的空难或者其他天灾,所谓失踪……等同于死亡不是吗?”

  荀彧直视着前方:“看样子您很了解我,那么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放心,我不是要向你宣战的。”贾诩把枪向车后座一丢,看着后视镜里荀彧掩饰波澜的眼睛,“我是来同你合作的。”

  荀彧斜过视线来看着他。贾诩拿出口袋里的香烟,熟练地点着,烟雾弥漫的时候,荀彧不适地皱了皱眉。

  贾诩笑了:“你也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抽烟?”停了停,他把点着的香烟熄了丢出窗外,“同你那位侄子真是没有区别。”

  荀彧不语。贾诩的视线一直放在车窗外,他调整着呼吸,思索着贾诩的目的,他知道他的枪丢在后座,不,标准意义上,他是放在了他座椅的后面,也就是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一番对话下来,他已经能够隐隐察觉出此人断非池中之物,这样的疏漏,必然是刻意为之。

  他提到了荀攸,而每每提及荀攸的时候,他的神色似乎与其他时候有些不同,若说原本是一团浓墨,而提及荀攸时的神色更像是许多种色彩交织,同样的一片让人看不透的颜色中,交缠着更多的过往。

  因此荀彧无论如何都不会轻举妄动,他看上去对荀攸太过了解,即使他有把握能脱离他的控制,他也很清楚他不能冒这个险。

  贾诩此刻的表情不在荀彧视线内,因此荀彧不知道他甚至露出了一种考验他人成功的笑意。

  “你想合作什么?”

  “先听我说完,听完这个,不需要我开口劝你,你就会主动应许。”

  “哦?”

 
评论
热度(13)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