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禅星】不思(5)

  也是直到在蜀宫的最后一天,刘禅才知道,那天之所以张星彩被说动回来,因为那子虚乌有的所谓的呓语,大概,她是希望知道自己心里都是究竟在想着什么的吧。

  她换了正式的华服,长长的衣摆逦迤,他记得她只穿过寥寥数次,因为少穿,所以显得很新,长发上却只有极为简单的素钗,也不未曾全部盘起,粉黛略施,未能很好的掩饰那些憔悴。

  却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郑重而信任地把手交给他,衣袖恰重合,纹理相连。

  向宫门走出的每一步,沉重到了极点,他只是担心她会承受不住,可她明明整个人都在战栗着,却用力地握着他的手,一旁随从的侍女偷偷啜泣,被她一记眼刀杀过去不敢再有什么动静。昨夜她自己何尝不是在睡梦中窝在床头在睡梦中哭泣,他觉得她哭得自己心都要碎了,可若不是最佳的选择,谁会愿意去做阶下囚?

  宫门口是晋公的人马,看上去不像是等了很久,但刘禅还是清楚的,无论如何,即便是接受投降,按司马昭的性格,也不会表现得太过不耐烦。仪仗整齐隆重,现场的任何人都不曾身为帝王而交出权柄,没有人可以说自己清楚地明白这个流程,每一个行为的决定权都在他自己手中,面前人马之首是晋公司马昭,先是妥妥当当地行了来使之礼,之后抬眼挑挑眉,像是在说,该做什么,你心里自然清楚。

  他从一旁太监手中取过兵符,微微闭了闭眼睛,之后自然地保持着那种不代表任何喜悦之类情感的笑容,回忆着过去臣子对他的礼节,奉上交给司马昭。

  兵符是真正代表着权利的物什,交出去之后,帝王的身份,便真正意义上不属于他。魏臣宣旨,来自他国统治者的旨意,封公,恩赏,安抚蜀众,他微笑着跪地行一大礼:“庶民刘禅,谢陛下厚恩。”

  张星彩偏过头去看着镇定自若的他,觉得自己的视野在模糊,他的手依旧很有力,牵住她的手,像是安恤一般。

  她突然想起少年时代,已经遗忘了语境,可他的话却格外清晰:“我不一定能守好别人,最起码让我守好你。”

  大概这句话的语境,无论事殊世异。

  司马昭扶起他,笑得自然:“还有玉玺诸物,如何处置为当?”

  他的目光像是利刃,亮而狠,刘禅闻声转头去,看着身后蜀宫依旧屹立着,却已经有魏旗飘舞着,他转回来向前走近司马昭,在他耳边轻声道:“麻烦晋公让拙荆回避。”

  “噢?”司马昭看着他的表情像是有笑意,他继续道:“晋公不答应无所谓,只是禅想说罢了。”

  司马昭顿了顿,刘禅已经退回原位,他望了望天空,似无意道:“这天气越发冷了,夫人不比我等不畏严寒,来人,先带夫人去歇息。”

  张星彩抬头看着刘禅的侧脸,此刻似笑非笑,心里只有更强烈的痛意,上前一步欠身行礼:“谢晋公。”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的力气缓缓走到车厢去,每一步迈得极慢,最终,还是听见什么破碎的声音。

  她不敢回头去看。

  “果然明事理,此物留着也并无作用,倒不如早些处理了算了。”

  ……

  刘禅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屋外沉沉的夜色。

  张星彩跟着他一同起身,习惯性脱口而出叫了一声“陛下”,连忙收声之后改口唤他的字。他把她的长发理好,道:“若从前你也习惯叫我表字,也不至改不了口。”

  “我也梦见那天了。”她盯着他的眼睛看。

  他轻笑一声。

  “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

  他将她揽入怀中,头埋在她肩头。

【原本其实想写很多单纯的禅星的互动啊什么的,但总之写到这觉得一写到投降这样的情节,后面就再也写不下去了……所以就这样吧,今天刚吃了口玻璃渣根本没心情放糖QAQ】
 

评论
热度(4)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