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半吊子文手剪刀手 想学ps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yys/dys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考不了行医执照的医学生
非二次元 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 不在古风圈 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蓝手狂魔
wb@咸鱼王韶汐(仅供沙雕转发)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偶尔有原创产出)
bilibili@咸鱼王韶汐(偶尔有剪辑或者游戏录屏)

【禅星】不思(4)

  张星彩最终还是回到了主帐,深秋天气已经有些凉,她用手覆在他额头,果然有些烫,应该是因为伤口没有处理好。他眉头紧锁,像是梦到极度不愿意见到的内容,她定定地看着他,手掌轻轻收起来,留一指不知为何轻轻点了点他眉心,却还没来得及移开就被他握住。

  刘禅缓缓睁开眼睛,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块儿,过了一会儿,他挣起身来,张星彩停了一下,上前去帮他,顺手给他取来茶盏,又觉得手心里的温度不太对,唤来下人去重新煮水。茶已经是温温的了,刘禅垂着眸道:“不用这么麻烦。”

  “陛下保重龙体为重。”她闷闷回话。侧脸能看见烛火打下她睫毛淡淡的阴影,他把她的手握紧,虽然是自幼舞刀弄枪,有薄薄的一层细茧,却还是很小,恰可以完全握住。他道:“上回是朕的不是。”

  张星彩知道他这个人向来很奇怪,对她言语时,越是表示服软的话反倒会用上至尊的自称,“朕该知道皇后同坦之一同长大,深厚的是兄妹之情,皇后知道消息时悲痛不已是应该的,朕不该恼怒,幽闭皇后于深宫。”

  那日是雨夜,关平厚葬,她第一次哭得双眼红肿,直到他到她宫中,她鬓角一朵白色的不知名的花,跪在地上,朗声请求为国出战。

  他半蹲下身来仔细辨认那朵花,道:“自封后以来,你再未上过战场。”

  “臣妾知道,”她道,“臣妾只愿同兄长一样为国捐躯。”说罢重重行礼。

  瓷碎裂飞溅的声音异常响亮,几滴茶水溅到她脸上,一旁宫婢早已惶恐地跪下,刘禅站起身环顾一周,倒没有表现得多么愤怒,却有一种能让人不禁寒战的气场。

  “退下。”他话音落下,宫殿中一时间只有两个人——他微微低下头:“站起来。”

  张星彩抬头看着他,他不知为何无名火起,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左手扣住她的腰,右手抬起她下巴要她的视线里是自己:“你很想和他死在一起,是吗?”

  “……陛下何意?”

  “你觉得我可能答应吗?让你作为我的皇后还要去出生入死?!”捏住她下巴的力道更重,她忍着疼固执地瞪着他,“没有关坦之,没有你,结局都是一样的!”

  她像是被逼急了一般,他不松懈她半分,最后她急得反扭他在她腰上的手,却没想到他的反应那么快,一番折腾之后她败下阵来,心里震惊于他的身手,被他横抱起带回了寝殿——

  原以为这大概会是她最糟糕的一次承欢,但他将她压在床榻之上辗转吻得粗暴,最后却还是没有在这个时候要她承欢,将她脸上的泪痕轻轻拭去,起身离去。

  之后她被禁在宫中,没有许可再不许离开宫殿。

  之后她逃了出来,策马奔赴战场,原以为自己会恨他怨他直到入土,却在他为她挡下一箭之后心软得无以复加。

  “但,朕是真的,舍不得皇后再去为朕拼命。朕想护朕的女人一次,只一次也好。”

  这是他的心里话。

  而说出来之后又觉得没必要了,他觉得自己的预感不会错,这个时刻再谈真心,徒增悲凉罢了。

  “真的……只有一次了。”他抚上她的脸颊,“蜀国的气数已尽,朕无颜面对先皇……相父。”

  他感觉得到她颤了一下,道:“不会的陛下……”

  她用力地摇头,像是绝对不愿意相信一样。他看着她的眼睛道:“你从宫中驭马到战地,用了多久?”

  张星彩登即反应过来,她居然只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最后的防线已经如此靠近宫城,她低下头去:“不可……挽回了吗?”

  “挽回……”他沉吟,“若可,朕为阶下囚,应当可以保百姓不必流离颠沛。”

  “陛下要降?”

  “是。”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