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云香】别云间番外

  我是青釭剑。准确地说,我是青釭剑的剑灵。

  我从长坂坡之战开始就跟着现在的主人,具体有多久,抱歉,我们武器没有什么时间概念。

  一直以来我对这位主人的印象都是忠心耿耿沉稳冷静的好男人,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东吴那位郡主,后来主人的主公的夫人。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主人心仪的女人应当是一个温婉贤惠的女人,符合三从四德什么的,后来这位夫人的出现实在是大大地给了我一个耳光——呵呵,我的预料错了。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一柄年纪不大的年轻剑好吗,你们人类那么复杂我一小小的剑灵哪里懂。

  作为剑灵我自然有看透主人内心的基本功,貌似是在孙夫人从房间里跑出来抓住主人的衣袖的时候,我明显地感觉主人的心跳节奏变了。

  作为一柄年轻剑的纯洁的我,我恨不得跳出来指着主人说,不可以啊主人,大逆不道啊主人!

  不过一秒之后我就知道是本剑灵想多了,因为主人也立刻很避嫌地把衣袖抽了回来。

  可是,后来貌似越来越偏离我以及主人预想的轨道了。我能感觉得到,主人貌似……也不知不觉地开始心疼她,习惯性保护她,甚至会对着她笑。

  拜托,主人这种低情商的人的笑很稀有哎!我都没怎么见过哎!

  感知主人确实是对她动心了之后,本剑灵先是很骄傲地臭美了半天,因为我比主人还早发现主人的心事啊哈哈哈……之后,本剑灵仔细思索,推测出主人可能有的举动。

  果然我没有猜错。主人虽然爱她,却更是刘皇叔的忠臣,他不可能接受她。

  看着孙夫人为主人流泪,别说主人心疼得无以复加,连本剑灵都觉得难受。

  于是本剑灵只能感叹这对璧人不能终成眷属。

  不过后来我貌似,又错了。

 

  主人这阵子要准备迎娶那位樊氏了。

  我不理解。为什么主人要娶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

  雌雄双股剑对我的不解很无语。她斜着眼睛问我,要是你家的墙上被划了一道痕迹,你怎么办?

  重新漆一遍啊。

  所以啊?雌雄双股剑挑挑眉,你家主人这不就是在用新漆盖住旧痕吗。

  可能是我太蠢了吧,我还是没懂。

  然后……雌雄双股剑就放弃继续教育我了。

 

  但,说实在的,这个季节并没有什么好天气。深夏,雷雨天是很常见的。

  主人这些天来睡眠很差,这让我这柄忠心耿耿的剑很担心。要知道以往,因为疲惫,他总是能很快地睡着。

  尤其是雷雨天。

  我听到窗外有细碎的脚步声,主人索性起身走了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大半夜的在外面走来走去。

  本剑灵是要跟主人形影不离的好不好,所以本剑灵也悄悄地跟了出去。

  不跟不知道,一跟过去,本剑灵确实是受到了惊吓。因为外面的那个人,就是早已离开的孙夫人。

  她全身湿透,蹲在屋檐下抱着膝盖瑟缩着,头发还在向下滴着水——我为什么会想到雌雄双股剑给我讲的鬼故事呢?!

  主人眉头一皱,快步上前,却在她身旁定住了:“夫人?”

  她转头看见他,抬头:“将军你怎么没睡啊?”

  本剑灵的脑子似乎有点不够用了……怎么回事?孙夫人不是已经回了东吴吗?

  雨夜里有肆虐的凉风,他终究还是心软地伸手把她拉起来,带进房中,让她快些去洗澡,不然会着凉。

  主人沉着脸,想来他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出现。不过,我却感知到,在他心中,再见她的欢喜更多一份。

 本剑灵如果现在化为人形,肯定要准备捂脸了,主人这个闷骚男,是准备让一个妹子裹着浴衣在卧室里晃来晃去吗?

  不过我又想多了,他只是准备好毯子,在她出浴室的时候裹在她身上,道:“房间先借你留宿一晚,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对,明天我再让人送你回东吴。”

  她听到他的话之后显然有些生气:“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吗?”

  主人看着她,良久,只是把头别到别处,不语。

  她深吸一口气,转到他面前,道:“现在,我已经不是什么主公夫人了,而且,你猜,我换了一个什么姓氏?”

  “哇哦,有戏看。”我正在努力听着他们的对话,就听到身后传来幽幽的女声,本剑灵当场就很low地吓傻了。雌雄双股剑剑灵飘过来无语地瞟了我一眼,扶额道:“你真是一点没学到你家主子的胆量。”

  我嘴硬道:“你你你……你还没遗传到你家主子的大耳呢?”

  “去死吧青釭!”雌雄伸手便开始掐我的耳朵。

  然后呢,我跟她打起来了。然后呢,我就没听见后文。

  但我能明白的就是,主人牵挂的那个女子,换了个身份,回来了。

 

  雌雄在这里逗留了一夜,认定定会有什么其他的好戏看。我在心里冷笑着,以主人这种性格,他还能把人家怎样不成?

  我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雌雄一脚踹醒我:“醒醒,天要亮了。”

  我朦朦胧胧地揉了揉眼睛,看见主人也已经醒来了,眼下青青的,显然趴在桌上的一觉睡得很不好。早餐的餐桌上,他看着她低着头慢慢喝着汤,道:“为什么?”

  “啊?”

  “为什么回来?”

  “你不希望我回来?”她睁大眼睛愠道。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他最见不得有些生气的她,话却只说一半就被她一记眼刀刹住,“只是……我还没有开始忘记你。”

  窗外的天空放了晴,阳光渗透了云层。

  这温度不像夏啊,像是暖暖的春天,像他们初遇时的季节。她抬头去对着他的眸子,瞳仁流转,道:“那,以后不用努力忘掉我了……嗯不行,不许忘掉我。”

  原来所谓的樊氏,已经是曾经的孙夫人。我早该想到,那个古灵精怪的东吴郡主,是做得出这码事的。

  如水的微光中,是久别重逢之后的一个拥抱,这样的拥抱再没有隔阂,像是能够永远的相依般,没有一切的忧虑。

  看得本剑灵,都想要谈场恋爱了。

 

  阳光已经撒遍整个房间,渗入紧闭的眼中,一片猩红。

  他没有舍得醒来。

  至少在梦里,还能与她相见。

 
评论(3)
热度(12)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