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堂澄】【蓝白】羁绊关系

※《unnatural》中堂系×三澄美琴,《code blue》蓝泽耕作×白石惠,脑洞了一下这两对放在一起,写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亚麻和十元有共演过23333然后决定写个修罗场(喂
※有的人已经老夫老妻,有的人还傲娇嗑醋
※ooc,细节无法推敲,顶锅走

  这天外出工作时下着小雪,三澄美琴先询问了一番自己组原成员是否都带了伞,一转头便发现中堂系早已没了人影。
  中堂向来对这种外出调查之类的事情嗤之以鼻,以往能少出去一次是一次,三澄怕他又临阵跑路,目光追到他在楼下,只能将要带的东西先交托给东海林,拎着雨伞就追了上去。
  一转眼中堂已经踏进风雪之中,三澄连忙撑了伞追过去:“你走那么快干嘛,怎么都不带伞?”
  雪很小,中堂双手放在风衣口袋中:“你们太慢了。”
  作为法医怎么可能没有一把黑伞,三澄心中腹诽,想来这个家伙平日毫无人情味,肯定也不会去参加死者葬礼。她把伞举高,亦步亦趋跟着他,而此人相当没有同情心,甚至还走得更快了,三澄一着急,干脆抓住中堂的手,把伞硬塞在他手中:“请你走慢点,可以吗?”
  中堂站定了,看见三澄抬着头很不高兴地看着他的模样,嘴角稍稍抽动,注意到她肩头上沾着雪,不动声色将雨伞朝她那边移了移。三澄见状忙道:“今天去地铁站检查有两具遗体要检查,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中堂医生您出来抛头露面的了,麻烦中堂医生多多配合,就这么说定了,好吗?”
  研究所附近就有直通事故现场的地铁站点,要带的设备不多,神仓所长接到电话后便让他们直接过去了。“据说是两名死者分别是一名高中生和一名中年男子,在地铁站的咖啡厅中突然心脏骤停,急救队伍过去抢救无效死亡,但急救队的人认为从骤停到死亡的时间差有些蹊跷,因此让我们过去调查,顺带检查一下当时喝的饮品是否有问题……”
  “够了,跟查出死因无关的废话就不用讲了。”中堂止住她的话头,下巴仰了仰,“东海林过来了。”
  东海林吃力地抓着雨伞抬着装备走过来:“你们搞什么,风花雪月吗?”三澄闻声要走出伞外过去帮忙,中堂却抢先把伞塞回她手中替她过去拿东西,东海林啧啧两声:“中堂医生,你这么客气我还真习惯不了。”
  中堂冷漠瞥头。三澄仰头看他一眼,道:“保持礼貌风度本来就应该像常识一样铭记在心的,中堂医生还要多多向正常人学习。”
  “你个白痴。”
  “又来了。”
  “风纪委员是白痴。”

  到达事发地点时,警察正在同直升机急救队的医生抱怨:“有死因疑惑的话直接报警走流程就好了啊,提前委托了UDI这样让我们很不好办啊。”
  急救医生Leader白石惠向警察鞠了一躬:“非常抱歉,这次是我们处理不周到……”
  不远处的蓝泽耕作正在做着急救记录,听到白石低声下气去道歉,冷冰冰朝那警察飞去一记眼刀。他注意到不远处UDI的工作人员已经赶到,抬手向他们致意。
  “不好意思,法医们到了,失陪了。”白石也注意到了,连忙向三澄他们走来:“你们好,我是翔北飞行急救队的白石,患者……呃,死者在那边,我们到的时候心脏骤停还未超过黄金救护时间,只可惜急救并未成功,但比较奇怪的是,直到死亡的时间长度有些与一般的心脏骤停不一样……”
  “又来了,喜闻乐见的心脏病死亡。”中堂直接朝遗体走去,三澄不满道:“中堂医生,请保持对死者的尊敬。”说着朝白石颔首,急匆匆地跟了上去。中堂已经开始了基本检查,三澄小跑过去,见到一旁站着的穿着蓝色制服的男医生,她接过他整理完的记录资料,礼节性地点了点头,便向另一具尸体走去。
  东海林负责检查现场的蛛丝马迹,到三澄身边的时候撞了撞她的肩膀:“怎么样,那个男医生,是不是特别帅?有点杰尼斯美男子的风格?”
  “你怎么见谁都说长得好看啊。”三澄笑着回她一句,“说起来,我刚刚觉得他有些眼熟,或许以前是同一个医大的吧。”
  “真的?那你一会儿去套个近乎,帮我要个联系方式啊!”东海林两眼放光。三澄立即拒绝:“我才不去做这种事,你要你自己去,被误会了怎么办。”
  “什么误会啊,中堂医生吗?我说你们两个最近倒是很暧昧,该不会你有什么瞒着我吧?”东海林到一旁去采取样本,为了让三澄听得见不由得大声了些,结果三澄没有听见,反而中堂听到了。
  “东海林,”中堂幽幽看着她,“之前在UDI造谣我离过婚的好像是你吧,你很喜欢胡编乱造?”
  东海林倒是丝毫不虚:“中堂医生你难道要说对我们美琴没有半点心思吗?正面回答呀?”
  中堂抬头瞥她一眼:“编吧你。”

  跟警方交接完毕,白石准备叫蓝泽一块儿回去,雪村护士跟在她身后,默默道:“白石医生,那个,那边两位女法医,好像一直在看着蓝泽医生……”
  白石愣了愣:“是吗?”
  她向蓝泽看去,那人现在正好在打电话,大概是在她忙着的时候安排直升机的下一班任务。周围确实有不少人看着他,甚至于这次来的警察中有个年轻女警,也一直对着蓝泽医生的背影脸红着。
  白石微微低了低头:“是蓝泽医生嘛,受欢迎是正常的。”
  大家都记得几天前情人节早上,踏进办公室见到蓝泽的座位堆满了巧克力的惊天景象。虽然几年前两人谈了恋爱,但对外并没有特地公开出来,因而蓝泽这些年来不乏各种女孩追求,白石见得惯了。
  一开始她多多少少有些小小的在意,后来渐渐的清楚他向来对她们的退避三尺甚至直接毫不留情拒绝后,她也少再分神考虑这个了。
  这时蓝泽向她招了招手:“白石,五分钟之后直升机回来,准备一下回翔北。”
  “好。”她回应一声。法医那边有些小小的骚动,东海林一着急,直接将三澄推了出去。站到蓝泽面前时,三澄懵了一下,大脑瞬间空白。
  东海林是哪里来的认为她是情场高手的想法?诚实地说,她也就谈过一次恋爱,也没有主动去跟别人要过联系方式,把她推过来有什么用!她一阵茫然,恍惚过来后总算赶在对面的蓝泽不明所以准备走了之前把该(帮东海林)说的说出口。
  “不好意思,可以给我您的联系方式吗?”
  “……”
  “那个,遗体解剖需要急救医生提供一些急救方面的意见,所以麻烦您留一个……呃,急救中心的联系方式。”三澄想到一个听起来可能可以显得没那么轻浮的理由,说出口却更加觉得欲盖弥彰了。
  蓝泽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
  要不是手上戴着接触过遗体的手套,她尴尬得想以手掩面。进退两难之际,她突然听见有人朝她道:
  “三澄你他妈的在干嘛!给老子过来帮忙!”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中堂的爆粗那么顺心,事实上她完全不用听从他的指使(虽然以前经常老老实实地照做),如释重负地答了一声:“是!”
  “喂!你还没完成任务!”东海林一脸遗憾地低声道,眼见蓝泽已经准备走了,她再连忙跟上去,笑容夸张到有几分谄媚。
  蓝泽的表情变得更加奇妙。
  三澄刚刚回到中堂身边过,对方脸臭到了极点,看着她的表情相当不友好。
  她凑过去,语气轻松地和他闲谈:“都怪东海林,要撩汉就自己去啊,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中堂医生你是肯定不会误会我的吧,我都没有谈恋爱的兴趣……啊,不过那位医生确实挺眼熟的,要是东海林搞不定的话,我就去找找大学时的通讯录,如果弄到联系方式,还可以去卖东海林个人情,……”
  “跟你说了工作的时候不要讲废话!”
  中堂长长吐出一口气,下意识准备直接敲她的头,手上却戴着有些脏的手套,神使鬼差地把头靠了过去,把额头撞上给了她一个头槌。
  “你他妈的是白痴吗?”

  白石站得远远的,唇线不知何时已经抿直。蓝泽过来说直升机已经到了,白石摇了摇头,尽量笑着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坐地铁回去就好啦。”
  雪村看了看白石,又看向蓝泽。蓝泽道:“雪村你先回去,我跟白石一起。”
  白石不置可否,蓝泽一路跟着她,直到走出地铁站,看见雪霁,行人熙熙攘攘。蓝泽开口道:“我给了你的名片。”
  “毕竟,leader是你。”
  白石苦笑:“蓝泽医生总是那么聪明的吗?”
  “不管于公于私,都要应该是给白石你的联系方式。”蓝泽看着前方,道,“我比较在意你的想法。”
  “你不用这样……”白石挽了挽头发,蓝泽抓住了她的手,看向她的眼睛,认真道:“你是有生气的权利的,作为恋人,嗯?”
  “……”白石看着他,那双眼睛灼灼对着她,她想说的话,又停滞了下来。
  “要……哄哄你吗?”蓝泽见她不语,不由得生出紧张来。而对面的人是谁呢?最怕麻烦到别人的白石惠。哪怕这句话确实温柔,她也忙不迭摇摇头:“不是……我没有生气,一起坐电车回急救中心吗?晚上还有夜班,我……”
  话未说完,蓝泽靠近她,轻轻吻上她的额头。

  三澄挨了一撞,很摸不着头脑。
  “中堂医生的变态要从言语攻击发展到肢体攻击了吗?这样下去我再跟你日常往来岂不是很危险?如果每骂一句白痴就撞一下,那我在一周之内就可以躺上研究所的解剖床了吧?”三澄觉得这很不可以,非常不可以。男性的力量估计对于女性来说并不一定准确,何况中堂医生没轻没重的这一下还真的很痛!
  “那正好,我很想看看你这家伙颅内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中堂用力关上面包车车门,倒头躺在联排座位上,握拳放在额上。
  完全不接受沟通。
  我也很想看看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
  三澄郁闷地转头去看外面的风景。

【end】

 
评论(10)
热度(136)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