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code blue】《蓝与白的圣诞礼物?》(校园au)03

※《code blue》蓝泽耕作×白石惠,本来昨晚能写完,怪我不该在写前看最完美的离婚,一点美好的心情都没有就卡文了(你怪谁?)
※前文戳头像
※一如既往问大家有没有想看的学园au梗

  节日的气氛在一整日的欢愉后消散渐尽,晨雾不浓不淡笼罩着冷清的街道,六七点光景,天未亮透,寒冷到极点的天气中还会出来晨练的人少之又少,蓝泽耕作一如既往早早地自然醒,洗漱后披上衣服出门,按照平日的路线慢跑,直到晨光熹微,晨跑恰好结束,回家时路过了白石家,他抬头瞥见二楼朝街道的窗口亮着小小的台灯,他知道白石惠也习惯早起,冬天的话就开一盏台灯,在灯光下温习。
  他放缓了脚步,多看了两眼那抹浅浅的光线,想起那张卡片上的时间,表情微微变得严肃起来——
  失约的话,不像是会发生在白石身上的。

  十点左右,白石踩着双棉拖鞋噔噔噔地踏出家门走到尚有积雪的室外,由于跑得急,脸颊淡淡地染上红色。
  蓝泽竟然会在家门喊她?虽然声音没有很大,但正在窗前的她一下子就分辨出了他的声音,他只叫了她一声,她便立即拉开窗户看下楼去,看见蓝泽时立即毫不犹豫地下楼。
  其实不为别的,蓝泽是稀客,没大事他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还喊她的名字。她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事实上,这是蓝泽啊,怪人蓝泽,无论如何做任何事情总显得游刃有余的蓝泽耕作,大抵是不需要她帮什么忙的吧。
  她轻喘着气问他:“发生什么事了吗?”
  蓝泽停顿了几秒,白石觉得奇怪,这样的停顿,很像自己被抽查到背诵时一时紧张而忘记要说出什么的样子。蓝泽像思考了片刻,道:“你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白石愣,想了想:“没有什么,怎么了吗?”
  蓝泽一字一句,倒真像在背诵什么一样:“圣诞礼物。孤儿院的孩子,还没有收到圣诞礼物。”
  说着白石注意到他背着个包,以往他们去送零食给孤儿院的孩子们时往往是装在背包中。她了然地点头,险些忘了这件事,说着我知道了,转头朝室内跑去,并不怎么防滑的棉拖鞋溜了一下,白石跑在半途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蓝泽离她两步远,下意识伸手扶过去,好在只是有惊无险。
  白石有些尴尬地转头去,好在此时蓝泽并没有看过来。她松了口气,平地摔是很丢人的,幸好没被注意。
  事实上是蓝泽适时地别开了视线。他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指,撒谎啊,难度真大。

  走在路上时,白石被厚厚的衣物包得严严实实。原本出门时并不至于臃肿得像只企鹅,只是刚才穿得单薄些在家门前见他时有点受凉,打了两个喷嚏,蓝泽解下了自己的围巾围在她脖子上。
  围巾带着由人体散热而保留着的温度,他的手倒一如既往地偏凉一些,白石伸手去解:“我已经穿了高领的毛衣了……”
  蓝泽制止她:“三年前冬天你患了一次风寒,连着打了一周的喷嚏。”
  白石下意识想说,那也是因为去找你了,刚想开口,又默默地收了回去。
  不是美好的回忆,没有提的必要。白石想着,手握了握他的围巾,继续跟着他向前走。说起来,孤儿院好像已经走过了?

  “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诶?”白石停住脚步,眼睛睁大了些。两家离得很近,平时往来也很多,逢年过节互送礼物一般都是以一家人的名义交换的,突然说起这个是怎么回事?“奶奶平安夜时送来的大福很好吃,我还没去谢谢奶奶……”
  蓝泽兀自走着,白石又赶紧地跟上去。蓝泽偏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但是,我还没有送过你东西。”
  “这样说起来我也没有……”白石悻悻低头。接近于青梅竹马的关系,不知道是否能算太过熟悉,直到今日,除了幼年时手工做贺卡送给对方作为生日礼物,后来彼此都觉得既有些幼稚又不太必要了,就只剩下口头的祝福,此后就再未互赠礼物。
  说着说着就到了一家百货。白石从来没有和蓝泽一块儿在这儿逛,明明两个人很熟悉,一时倒局促了起来,兜兜转转,竟然在白石最常流连的文具区停了下来。
  初次赠送给男生的正式的礼物该送什么好?白石想了一下前些天藤川一男的生日,她思考了半个月最后送了他……眼镜。
  虽然比起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送给藤川的番茄,藤川相当喜欢她这个礼物,但这个显然不能类比到蓝泽,蓝泽的视力出奇的好。
  而且蓝泽看上去……她目前还没有摸索出这个人有什么喜好来着。
  她瞥到一款新上架的墨水,眼睛一时有些移不开。很可爱的粉蓝色,大概是她自己会喜欢的类型,不过蓝泽的笔一直以来都是用的黑色,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兴趣……
  要么换成庄重些的颜色,比如蓝黑之类的?蓝泽听完她的话惑道:“我刚刚问的是你想要什么?”
  “呃……总之我也应该送你礼物啊,所以先挑选送你的吧?”白石说着,不知为何还是多看了两眼那瓶颜色特别的浅浅的蓝色的墨水。
  粉蓝色据说是以蓝色和白色为基础调出来的……蓝色和白色的话,又恰好地对应上两人的姓氏了。
  啊呀……
  “你很喜欢这个?”蓝泽拿起一瓶问她。白石坦白道:“我觉得你不喜欢这个颜色……”
  “蓝色和白色,有什么不好吗?”蓝泽把墨水放下,看着她道。白石“啊”了一声,抬头,原本为着送什么礼物困惑的心绪瞬间解开:“那么,我送你这个啦?”
  她小跑着去挑了一本笔记本,放在他手上:“送我礼物的话,就用这个种颜色的墨水在笔记本扉页上写几行字送我吧,我一直期待着自己也能写一手像蓝泽的字那样漂亮的字。”
  白石的字体胜在工整清秀,而蓝泽写字潦草一些,更像所谓的大人字体,在学生堆中有许多人倾向于学一手这样的字体。白石知道他曾经练过几年书法,他的这手字体,才不是写着耍酷的。
  蓝泽接过那本笔记本,点头:“我知道了。”

  从百货出来,刚好是那个约定的时间,路过惠比寿广场,新海广纪如约在那儿出现。
  白石认出他来,新海招了招手,朝两人走来,打了招呼后,瞥了一眼蓝泽,一脸意料之中。
  这家伙还真是……新海心想,把卡片交给他转交,他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他想,这人还真好玩啊。
  新海微笑着对白石说:“很巧啊白石同学。”
  轻描淡写地把蓝泽根本没转告过白石这件事丢一边去,不管蓝泽是不是这么认为,反正他觉得他现在欠自己一个人情。
  “新海同学在等人吗?”白石同样笑容满面地面对着他。新海在年级上很有名,长着一张用绯山美帆子的话来说就是“看一棵树都温柔”的脸,成绩又好,对待任何人都风度翩翩,因此在同学中,他比起硬件类似但总是一张冰块脸的蓝泽人气稍微高一些。但白石认识他,是因为蓝泽前几个学期的转班在转班经历——原本蓝泽就是和自己同班的,后来不知为何隔壁b班的班主任西条老师强烈邀请他到自己班来(拉平均分),蓝泽就转班半个学期,后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不习惯,也指不定是因为a班班主任橘老师的疯狂哭诉请求(这是传言,到底哭没哭还是个迷),蓝泽又回到了a班。
  蓝泽在老师们之间倒是很抢手的……
  新海是蓝泽去到b班之后的再出现在学园转校生。白石去b班找过几次蓝泽,和新海有了些交集。
  说不定谈得来是因为年级排名时大家总是在学霸蓝泽的碾压下当年级第二或第三……
  “是准备等人,不过看起来对方可能要失约。白石你呢?”同学二字干脆免了。新海低头看了眼手表,抬眼笑着看着蓝泽。
  蓝泽并不准备回避他的视线。
  “我正准备和蓝泽去孤儿院。”白石说着,客气地进行了邀约,“新海同学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新海·情商爆表·广纪摆摆手:“我就不了,毕竟我可是很不讨小孩子喜欢的。”
  “新海同学的话不会的啦。”
  两人有说有笑起来。直到分别,新海目送着两个人离开,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沉下来,有些孤独地将手放在大衣口袋中,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未完待续?】
(所以蓝泽应该写给白石什么话?)

 
评论(3)
热度(44)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