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汐

⭐一条固执的鱼
⭐吃土少女 纯粹文手
⭐江湖弟兄给个面子叫阿汐/阿c皆可
⭐写文那么久依旧只产出假大空/狗血
⭐主三国/日剧/阴阳师
⭐cp越冷 嗑得越狠
⭐截图苦手 其实挺腐的bg战士
⭐雷点多泪点高 慎重关注
⭐年少看虐不眨眼 老来偏爱傻白甜
⭐目前是无业游民
⭐非二次元,一般不看国产电视剧,不在古风圈,拒绝jslm
⭐墙头左右横跳
wb@咸鱼王韶汐 tb@韶汐_琳(暂时不使用) 每天读点故事@韶汐

【code blue】没有病人的圣诞夜?

※又名翔北爱情故事(???)
※伪全员,蓝白,名绯,藤冴,灰横
※其实重点不是圣诞夜……名绯偏单箭头
※日常碎碎念向

-

  据说逢年过节往往意味着急救中心迎来了新一波的忙碌,这是前辈们积累的经验昭示的。但绯山现在百无聊赖地趴在办公桌上,手指不断地敲着桌面:“虽然没有人需要急救是好事啦,这可是我头一回在急救中心这么空闲。”
  “绯山医生没事做的话,就把这一摞病历整理一下。”白石抱着文件夹从一旁走过,绯山接过几本来扶额道:“看吧,白石你明显也是觉得无聊了才把这些陈年文件翻出来整理。”
  “往年这个时候忙得不得了,所以今天才全员值班,没想到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藤川凑到冴岛身边一副讨好样:“是吧小遥?”冴岛微微眯了眯眼,将手中放满了空点滴瓶的托盘交给他,不容置喙地指了指杂物间:“那么来帮我的忙吧,藤川医生?”
  蓝泽划着平板,没说话。今天确实风平浪静得过了头,橘医生都趁闲去看优辅了,几位医生护士对坐无言,直到名取拿着手机站起身来:“我要买外卖了,你们有谁要?”
  “喂喂名取,急救中心怎么可以吃东西!”绯山惊得睁大眼睛,名取的视线望向绯山,没一会儿又转回了手机屏幕:“在cs室吃不就行了,再者……绯山医生你不是从七点就在嘀咕晚餐没吃饱吗?”
  绯山瞬间结巴,第一个响应的是横峰:“那我要关东煮!……”话音刚落,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看了一眼蓝泽·严父·监护人·耕作,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回应。
  蓝泽察觉目光抬了抬眼皮,无言地环顾四周,发话了:“管你们的是白石。”
  “诶?”突然被点名的白石看向把球踢给自己的蓝泽,后者一脸若无其事,再迎上横峰期待的目光——为什么让她来决定?她根本就不会拒绝人啊!
  “肚子饿的话就去吃点东西吧,不过,要把垃圾收拾干净……”
  横峰如获大赦地先给了白石·慈母·监护人·惠一个拥抱,然后一口气点了好几样,最后笑嘻嘻对名取道:“双份噢。”
  名取一脸嫌弃:“女生晚上还吃这么多就别想着谈恋爱了吧。”
  横峰撞他肩膀:“一份是给灰谷医生的啦!”
  看着同期一脸分享计谋的表情,名取表情复杂无比。

-

  急救中心的问询处旁非常应景地摆了一棵圣诞树,蓝泽记得自己在情人节时的装饰树上看见了白石对急救团队的期待和决心,面前的圣诞树上同样挂着许多心愿卡,多数是病人或病人家属挂上去的。
  蓝泽并不是特地在找白石今年的心愿卡,不过白石的卡片挂得确实太明显了,上面的内容也是毫无新意,和情人节时如出一辙。
  不过……
  在最角落的地方还有一行小小的字。蓝泽仔细地辨认了一下,看清楚上面写着:
  “如果今年能够在最喜欢的人身边,那就最好了。”
  最喜欢的人吗……
  白石最喜欢的……患者吗?脑回路无比清奇的脑科医生蓝泽耕作第一反应如是,然后好像把已经逗笑了。
  当然不会超过一秒。
  白石小跑而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见到蓝泽正饶有趣味状地盯着自己的心愿卡看,顿时生出秘密被窥探的紧张感:“啊,被蓝泽医生看到了啊,我的圣诞心愿。”
  “对不起。”虽然这么说但你的情人节心愿也是看过了来着。
  “蓝泽医生不会嘲笑我吧?”白石不自然地绞了绞手指,这样的小动作被蓝泽看在眼里,他看向她,表情不自觉地柔缓了许多。
  半晌过去了……白石貌似真的在等回应。
  现在该说什么?这种问题就完全是蓝泽不擅长的了。
  “你挺有趣的。”说完就跑(真刺激)(划掉)。
  怎么又是这个?
  白石头上冒出了一个,两个,三个问号。

-

  办公室里藤川用前辈的姿态美滋滋地向面前这一群老光棍(?)一如既常地秀着恩爱。蓝泽被他秀习惯了因而内心没有丝毫波动,名取同样没有任何八卦的兴趣,在听藤川夸夸其谈的只有灰谷一个。
  “藤川前辈好厉害!”灰谷被藤川添油加醋的一番说辞感动得不得了,而每次最快发现冴岛在暗中观察的永远是蓝泽,同样的,他这一次并不想声张。
  “灰谷君,照我这样的方法去跟横峰表白一定是能成功的!是吧名取!”藤川猛拍灰谷肩膀,名取皱着眉相当无语:“为什么扯上我,你怎么不问蓝泽医生。”
  “说起来蓝泽前辈也是单身吧,蓝泽前辈条件这么优秀,为什么没有谈恋爱呢?”萌新灰谷提问,蓝泽冷淡地回应道:“急救工作很忙,没时间。”
  眼镜(八卦)二人组又将目光投往一旁名取。名取几乎要翻白眼:“话题不是已经转走了吗!”
  “名取你还没去表白吧?”藤川非常大大咧咧问,“绯山那家伙的话,你任重道远啊。”
  名取拿起手机走出去:“我去拿外卖。”溜了溜了。
  “啊呀,都是没谈过恋爱的小男生啊,啧啧……”藤川正准备继续跑火车,冴岛突然出现在眼前,表情十分……友善。
  “藤川医生……”她微笑着将这几个读音一个一个念出来,场上唯一的脱单男藤川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万分。

-

  今日急救中心全场最佳可能就是像圣诞老人一样拎着食物出现的名取。
  发完大家各自点的东西以后名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好像是突然变成奉献型了。手中还剩最后一个购物袋,里面放着顺手去便利店买的梅子饭团。
  他拿着那个饭团在走廊找到了绯山,似乎这位前辈特别喜欢在这里待着。他把饭团丢过去,绯山险些没接住,有些意外:“作为前辈要让后辈请夜宵真是失礼了。”
  “随便买的罢了。”由于拉不下脸绯山没有托他买东西,虽然明显这个人是很饿了。他神使鬼差的,就去挑了个似乎是她最喜欢吃的东西给她。
  “我开动了。”对白送来的东西绯山还是挺高兴的,眼睛都微微地弯了弯。
  名取在同一张长椅上微微隔了点距离的地方坐下。绯山将饭团咬了一大口。
  “先前那个受了重伤的厨师先生就很经常在这里吃饭团作为夜宵,”绯山一边咀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说是医院的饭吃不饱,是医院食堂食物的量太少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患者们恢复健康会不会不太好……”
  绯山天马行空地越扯越远,但坐在一旁的后辈好像只听见把话题引起来的“厨师先生”,深呼吸了几次之后,开口道:“绯山医生很喜欢梅子饭团?”
  “说饭团吗?”绯山利落地掰下半个,“挺喜欢的,你要不要试试?”
  名取默默看她一眼,接过在她手中向她递来的那半个饭团,咬了一口,嚼都没嚼硬咽了下去,正色道:“酸死了。”
  “哈?”绯山怀疑自己的味觉了,她觉得这饭团挺甜的啊?自己又咬了一口:“不是甜的吗?”
  “酸的。”再一次硬吞了一口饭团。
  “明明是甜的好吗你什么舌头啊!”绯山不服气地再吃一口。
  ……
  路过的雪村护士:快看那两个吃饭团的神经病我要报警了。

-

  直到下半夜依旧没有患者入院。太难得了。
  白石抱着纸袋溜进了休息室,自觉作为leader上班吃东西这样的行为就不要在后辈面前了,然而休息室灯开着,她看了一眼,是蓝泽。
  “啊哈,蓝泽医生你在这儿啊。”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打开纸袋发出的声音又很大,再加上休息室也就这么点儿空间,可乐饼的味道瞬间就弥漫了。
  “……”蓝泽没有说话,白石想着要不还是出去吧,但想到办公室那边好像在进行家暴(?),又只能乖乖坐下。
  但旁边有人盯着太奇怪了……
  白石咬了一小口热腾腾的可乐饼,好暖,今天的天气做出这个选择是对的。鉴于蓝泽坐的位置又很近,白石便十分友好地把食物袋伸到他面前:“蓝泽医生也吃一口吧?”
  蓝泽盯着可乐饼上的咬痕沉默着。白石立即领会,袋子里还有另一块,正准备将另一块拿出来,蓝泽突然就就着她的手,顺着原本被她吃了一半的位置咬下一口,缓慢地咀嚼起来。
  白石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然而还是要保持微笑:“哈……哈哈,冬天吃这个果然还是很温暖的吧……”
  蓝泽捏了捏鼻梁:“是很温暖。”

  【end】

 
评论(5)
热度(76)

© 韶汐 | Powered by LOFTER